宜宾市南溪区邓某某与周某损害赔偿纠纷案例

宜宾市南溪区邓某某与周某损害赔偿纠纷案例缩略图

宜宾市南溪区邓某某与周某损害赔偿纠纷案例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20年8月某日,宜宾市南溪区某村村民邓某某到镇调委会寻求帮助,希望能够帮助化解自己与同村村民周某之间的纠纷。邓某某的父亲已经八十岁了,前几天在场镇上喝茶的时候,遇到周某的父亲精神病发作,无故将自己父亲打伤,自己父亲受伤住院后,周某拿了6000元医药费后就不愿再垫付医药费,自己父亲随时会面临停药的风险。邓某某就赔偿问题找到周某协商,但周某却认为自己的父亲是精神病人,在发病时将别人打伤之后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还不明确,若现在垫付过多医药费,将来难以退回。双方各有顾虑,互不信任,该问题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镇调委会了解情况后,当即受理了邓某某的调解申请,并立即安排调解员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调解员首先开展前期调查核实工作,并分别与纠纷当天出警民警和周围群众、村组干部取得联系,查明在案发当天,邓某某的父亲与周某的父亲无口角矛盾,周某父亲当时精神状态明显异常,邓某某父亲因为年迈躲避不及,被周某父亲用拳头打伤,伤害位置为头部。

摸清基本案情后,调解员与周某取得联系,周某表示愿意接受调解,调解员随即组织双方进行现场调解。调解开始后,调解员向当事人宣布了调解纪律,告知了双方权利义务、回避事项以及调解原则。邓某某与周某对案件的基本事实均无异议,但在如何赔偿这一问题出现较大分歧。邓某某表示,自己父亲在大街上无缘无故被殴打,周某父亲应该负全部医疗责任,周某父亲现在精神病医院治疗,周某作为其成年子女,应当代为赔偿,周某垫付的6000元医疗费已经快用光了,周某应当继续向医院垫付医疗费,保证自己父亲治疗不受影响。周某表示同意代父亲支付医疗费,但认为邓某某父亲受伤并不严重,现在垫付的医疗费还有很多,完全足够治疗,同时,法律上并没有要求要先行垫付医药费,如果继续垫付医药费,以后就会任邓某某方面宰割,所以不同意继续支付医疗费用。

了解双方争议焦点后,调解员先采取了“背对背”的调解方式。调解员首先做周某的思想工作,调解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向周某进行讲解,虽然周某父亲是精神病人,但是民事赔偿必不可少,而在案发当时,邓某某的父亲并无过错,周某父亲应当负全部责任。经过一番耐心普法,周某终于愿意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调解员又与邓某某进行交流,表明在此案中,虽然周某父亲伤了人,但是法律并无规定必须先垫付医药费,周某已经承认负担医药费,态度端正,希望邓某某能够予以谅解。同时,邓某某父亲虽然受了伤,但从诊断结果表明,并无大碍,现在已经可以出院了,如果故意住院拖沓,造成过度医疗,周某将不必承担这一部分医疗费。了解到邓某某在外地务工,调解员又从时间成本上进行劝说,表明如果真的走入诉讼程序,时间还要延长,这个时间用来打工挣钱,将有更多经济效益,并且双方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远亲不如近邻,双方都只剩老人在家,以后万一发生什么事情,还能够互相帮助,如果走入诉讼途径,聘请律师还要负担律师费,本案情形完全没有必要,双方不能意气用事。经过调解员一番情与法的劝说,双方终于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协议:

1.周某赔偿邓某某医药费6000元,护理费、伙食费等共计4500元,总计赔偿10500元;

2、签订调解协议后,周某立即支付全部赔偿金,支付完毕后,邓某某方面立即为邓某某父亲办理出院手续;

3.协议履行完毕后,此事了结,双方当事人均不得再追究对方责任。

经过回访,协议已履行完毕,双方当事人均对调解结果表示满意,并对调解员公平公正、不辞辛劳开展调解工作表示感谢。

【案例点评】

在调解此类损害赔偿纠纷时,调解员首先应该表明公平公正的态度,让双方当事人放心接受调解。在调解过程中,要注意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真心实意站在双方当事人的立场,为当事人分析利与弊,只有将情、理、法相结合,才能达到案结事了人和的最佳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