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溪县刘某甲、蒋某某与曾某某、邱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蓬溪县刘某甲、蒋某某与曾某某、邱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蓬溪县刘某甲、蒋某某与曾某某、邱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刘某乙系刘某甲、蒋某某之子,刘某甲、蒋某某均在外务工。刘某乙、刘某丙系同胞兄弟,均由奶奶周某负责日常照料。2019年10月,刘某乙与刘某丙放学后到某乡镇某小学左侧一工地里(系曾某某、邱某某施工工地)玩耍时,二人不慎落入工地内的深水坑中,后刘某丙自己爬起来喊人施救,家住事发地不远的谭某听见后,迅速跑下楼跳进水坑里把落水的刘某乙抱上来。120医务人员到现场后立即对刘某乙开展抢救,后刘某乙经抢救无效死亡。刘某甲、蒋某某与曾某某、邱某某双方因此次事故赔偿责任等问题发生纠纷。蓬溪县某镇人民调解调委会(以下简称调委会)接到案件相关的信息后,委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成立调查小组调解此纠纷。

【调解过程】

2019年10月,调解员前往事发工地查看具体情况,走访工地周边群众以了解事发原因,依据事实理清相关法律法规,为首次调解做准备。调解员通过查看事发现场痕迹以及走访获得的一手资料,对案件有了进一步了解。调解员通过与当事人分别交谈后,发现当事人争议存在四个主要问题:1、事发时刘某乙的奶奶周某作为监护人,是否存在监护失职?2、曾某某与邱某某所施工工地是否取得相应施工许可,是否设有相关警示标志?3、双方就此事责任如何划分?4、赔偿金额应按农村标准还是城镇标准计算?

随后,调解小组联合镇综治办、派出所以及所在地村委会有关人员一起组织双方进行第一次调解。在调解现场,通过派出所人员对案件事实、性质的陈述,当事人双方对刘某乙系意外死亡的事实无异议。随后调解员向双方耐心询问了事发工地是否挂有相关警示标语、是否做好安全防护措施、死者生前住所地与事发地距离、事发时死者监护人相关情况等。并依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通过综合分析得出结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刘某甲、蒋某某在施工工地没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对刘某乙的死亡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周某作为刘某乙的监护人,没有看管好刘某乙,未尽到监护义务,也应对刘某乙的死亡承担一定的责任。故对于刘某乙的死双方均有责任。曾某某、邱某某也表示,承认没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和警示提醒工作,愿意就刘某乙的死亡承担50%的赔偿责任。但周某因无法接受丧孙之痛,在调解现场情绪十分激动,不接受对方承担50%赔偿责任的意见,认为此事全部责任在于施工方没有做好安全防护措施而自己并无责任,对于调解员提出双方均有责任的调解意见横加指责。调解员见此情形,认为当前就此事再追究责任已没有意义,当下最重要的是引导双方得出一致的赔偿意见。调解员一边安抚当事人情绪,一边向当事人耐心解释,最后刘某甲提出80万元赔偿款,但与施工方所预期的赔偿金额15万元差距过大,第一次调解双方不欢而散。

此后,调解小组组织双方进行第二次调解。调解过程中,当事人刘某甲要求对方就刘某乙的死亡赔偿50万元,双方意见仍存在巨大差距,调解员也发现了双方争议焦点的来源。刘某甲认为:刘某乙虽然是农村户籍,但刘某乙出生在广州,直至5岁才回蓬溪县某镇上幼儿园,且一直跟随奶奶在镇上生活,死亡赔偿标准应按照城镇居民水平计算,而施工方则表示,只愿意按照农村居民标准进行计算,且只承担一半赔偿责任即人民币20万元。鉴于双方意见分歧还是过大,并可能有矛盾激化的可能,调解员立即向当事人讲述调解方式具有成本低、时间短、履行快等优点,通过诉讼方式解决问题时间长、成本高,建议双方通过调解尽快解决问题,让死者入土为安。见双方均不愿让步,调解员立马采取背对背的调解方式,给予双方更多考虑时间,并分别做工作。调解中施工方曾某某、邱某某几度离开调解现场,经过调解员的耐心劝说后又回到调解现场。而对于刘某甲的提出50万元赔偿要求,调解员对刘某甲、蒋某某耐心分析了要求不合理的依据,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规定的赔偿标准和范围,引导其依法提出合理的赔偿要求。经过调解,最终刘某甲提出39.8万元的赔偿要求,并表示不愿意再让步。此时调解员再次对施工方曾某某、邱某某单独做工作,通过讲解相关法律法规,分析赔偿责任,指出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赔偿金额与刘某甲所提出的赔偿金额相差不大,并劝导曾某某、邱某某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也为后期正常施工考虑尽快解决纠纷。经过调解员及时有效的沟通,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双方达成以下调解协议:

1、曾某某、邱某某自愿一次性赔偿刘某甲、蒋某某因刘某乙死亡的丧葬费(包括殡仪馆内产生的一切费用)、死亡赔偿金以及事故处理人员误工费、交通费以及精神抚慰金、经济帮扶费等一切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39.8万元。

2、双方在本协议签订之后三日内,曾某某、邱某某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将上述赔偿金支付给刘某甲、蒋某某。

3、此次损害赔偿纠纷为一次处理终结,刘某甲、蒋某某不得再因此事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去干扰党政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也不再因此事干扰曾某某、邱某某正常生产与生活。

4、本调解协议自双方当事人签字之日起生效。

2019年11月,调解员分别致电当事人回访本案,当事人均表示已经全部履行协议,对调解员的调解和处理结果表示满意。

【案例点评】

这是一起儿童在施工工地意外溺亡而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这起纠纷的调解,可谓是一波三折。从意见分歧大、不愿让步到最终同意,给调解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当事人情绪激动、社会上广泛关注,稍有不慎就可引发群体性信访事件和新闻发酵事件。在此次纠纷调解中,调解员的诸多做法都值得借鉴:一是专业性,调解人员熟练运用法律知识,对死者家属进行详细的解读,以法服人。二是反应迅速,迅速成立调解小组介入纠纷,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明确分工,及时有效的防止矛盾扩大化。三是有耐心,面对复杂多变的局面,调解人员沉着冷静,准确的抓住主要矛盾,面对当事人的误解与责难,调解员没有灰心,反而更加耐心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最终使双方达成协议。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