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城县林某甲、吴某甲和苏某甲亲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浦城县林某甲、吴某甲和苏某甲亲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浦城县林某甲、吴某甲和苏某甲亲属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10月某日中午,浦城县某乡镇六年级学生林某甲、吴某甲去同班同学苏某甲家邀其到河里游泳,三人均有下水。苏某甲因水性不好,游到深水区时不慎溺水。林某甲、吴某甲见状便向附近的成年人呼救,待救援人员将苏某甲打捞出水后,苏某甲抢救无效死亡。苏某甲亲属一方与林某甲、吴某甲方因此事产生纠纷,数十个苏某甲的亲属到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要求调解此纠纷。鉴于情况特殊,当地派出所和司法所工作人员均参加调解。为保护未成年林某甲、吴某甲的合法权益,林某甲和吴某甲的监护人参加调解。

【调解过程】

调解初期,林某甲、吴某甲的监护人(以下简称林某甲、吴某甲方)不停地对死者亲属表示歉意,但死者亲属因痛失亲人,情绪激动,哭闹着要林某甲、吴某甲方还他们孩子,同时提出了18万元的经济赔偿。面对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调解员及时安抚他们的情绪,对痛失亲属的死者家属深表同情,劝解死者家属尽快走出悲伤。因涉案当事人的亲属均未在现场,不了解详情,调解员根据警方调查笔录向双方描述了事发的前后经过,一一解答了死者家属提出的所有问题,并应死者家属的要求对此事进行了二次调查。两次调查笔录均显示:林某甲、吴某甲在游泳过程中未与苏某甲嬉戏玩耍,更未对苏某甲进行推搡,且在发现苏某甲有溺水迹象时,第一时间发出求救信号。二次调查排除了林某甲、吴某甲因与苏某甲嬉戏玩耍过失致其死亡的可能,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死者家属的过激情绪,林某甲、吴某甲方也均同意对死者家属进行适当的经济帮助,但与死者家属一方提出来的18万赔偿相差甚远,调解氛围再次急转直下,死者家属又一次被悲伤情绪左右,愤然离席,调解被迫中止。

当日晚上,双方当事人虽已散去,但调解员们并未停止工作,及时对该纠纷目前的情况进行分析研判,并分头联系纠纷当事人所在村村干部去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尤其是死者家属一方,劝导其合理表达诉求,切勿采取过激言行。在调解员及村干部的努力下,双方均同意于第二日上午八点到司法所继续调解。调解员再次重申了调解秩序,双方都表示愿意遵守,也各自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看法,死者家属表示愿意将索赔数额从原来的18万降到15万,但扬言如若林某甲、吴某甲方不同意15万的补偿款,则要将苏某甲的灵堂设在林某甲、吴某甲的家中。调解员对死者家属方在索赔数额上做出让步的行为给予肯定,并向死者家属方耐心释解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告知其在别人家私设灵堂属违法行为,情形严重的会触犯刑法,甚至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林某甲、吴某甲方也均表示一条人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别说15万,150万、1500万都是值得的,但由于家庭经济困难,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钱。在接下来几次的调解过程中,双方状况频出,林某甲的母亲王某因心情过于压抑着急,心脏病病发被送进医院,死者家属方情绪更是反复失控。调解员们不断根据调解进度调整调解策略,并告知双方如若双方未能在自愿的前提下达成调解协议,可申请走法律程序。

根据双方当事人对此事的态度,调解员多次采取“背靠背”的形式将双方当事人分开劝说,并对死者家属方详细列举了法院审理类似案件的案例,从法院审理相似案件的判决结果来看,不同法院有不同认识,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认为未成年人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缺乏对结伴一起游泳这一行为的认知能力,法律并未规定未成年人对一起参与危险行为的同龄人负有保护义务,同伴溺水身亡的后果与共同参与者及其监护人的行为并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关系,故死者家属要求共同参与人及其监护人承担过错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另一种则认为未成年人相约一起游泳是危险行为,不能以未成年事前、事中不承担保护责任为由否认先危险行为与损害后果的联系,未成年人对行为的危险性事前无认识、无控制能力,事中、事后也无救助保护能力,法律更有必要对事前的危险行为予以禁止,加重监护人的事前监护力度,监护人对未成年人的危险行为承担责任,符合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但即便是第二种判决结果,相似案件判决共同参与人支付的赔偿金皆不超过3万元。调解员通过以案释法的形式给死者家属方有效传递了相关法律知识,再辅以说情讲理,在调解员连续四天的努力下,林某甲、吴某甲方愿意出于人道主义给予苏某甲方经济帮助各人民币5万元,苏某甲方在了解即使通过诉讼,也未必能够取得该补偿数额的情况,表示愿意与林某甲、吴某甲方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结果】

双方在镇调解委员会签订了调解协议,内容如下:

1.因怜惜苏某甲溺水死亡,吴某甲、林某甲方均同意分别一次性给苏某甲方经济帮助人民币5万元,共计人民币10万元整;

2.吴某甲方对苏某甲方的帮助款人民币5万元于本协议签订时一次性支付给苏某甲方;林某甲方对苏某甲方的帮助款人民币5万元于签订协议时付人民币3万元整,余款人民币2万元整在2020年10月之前兑付清楚(黄某自愿担保该余款兑现责任);

3.吴某甲、林某甲两方与苏某甲方均自愿表示上述相关事宜就此完全解决,互不追究对方的其他责任。如任何一方的其他权利人对本协议有异议,其责任概由提出方自己承担,与另一方无关。

2019年11月,调解员对此案进行了回访,双方均表示调解协议已如期履行完毕,并向调解员表达了谢意。

【案例点评】

小孩下河游泳不慎溺水死亡的事件似乎年年都有,因此而引发的受损者与共同参与人的矛盾纠纷如若未及时妥善化解,很有可能激化甚至转化成群体性事件。本案中,人民调解诶委员会、司法所、派出所紧紧团结在一起,仔细调查、反复研判,认真参照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紧跟调解进度不断调整调解策略,死咬纠纷不放松,直到将纠纷完全化解,有效维护了辖区的安全稳定,充分发挥了人民调解“第一道防线”的作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