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市通州区刘某某与瞿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南通市通州区刘某某与瞿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南通市通州区刘某某与瞿某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11月某日,油漆工瞿某某在小包工头刘某某承包的油漆工程施工过程中不慎摔倒,随即被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为下锁骨骨折。住院治疗期间,刘某某为瞿某某支付了住院期间全部的医疗费和护理费。出院后,瞿某某回到南通市通州区某镇家中休养,现已基本康复,且瞿某某未就本次下锁骨骨折进行伤残鉴定。

现双方因赔偿责任产生纠纷,一致申请南通市通州区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此纠纷。

【调解过程】

调解开始,刘某某对瞿某某受伤造成下锁骨骨折没有异议,但对双方是否存在雇佣关系提出的自己的观点。调解员根据法律规定,向他阐述了何为雇佣关系。作为油漆小工程的包工头刘刘某某聘请瞿某某做油漆工已构成了事实上的雇佣关系。听调解员这一解释,刘某某承认了双方的雇佣关系。

但随着调解的进行,被申请人刘某某又提出了条件。刘某某认为,瞿某某在工地摔伤后,自己将他送至医院住院治疗且承担了其住院期间的全部医疗费用,并请专门护工对其进行了护理,出院后还专门送他回老家,对其已经尽到了一个包工头的责任,不应该再有其他的赔偿义务了。对此,调解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对他的责任重新进行了明确。刘某某认为自己虽然雇佣了瞿某某,但瞿某某受伤是他自己在施工过程中不慎造成的,故刘某某不应该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对于这个问题,调解员向瞿某某进行耐心解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之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瞿某某在工作中由于自身的安全防范意识不够造成了损害结果,自身也存在着一定过失,所以应适当减轻雇主刘某某的赔偿责任。通过解释,瞿某某也表示能够理解,并且同意刘某某不用承担全部的责任。至此,双方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

同时瞿某某指出,其在刘某某的油漆工地上还有19个工作日的工资没有结算。由于年前在工地上摔伤,在刘某某对工人结算工资时自己没有恢复,不方便去刘某某家领取,后又加上疫情一直在家,也没有和刘某某提起工资的事情,故想要在此次调解中一并解决。刘某某对瞿某某还有19个工作日的工资未领取的事情没有表示异议,同意支付其19个工作日的工资,按人民币200元/天进行结算。瞿某某同意了刘某某的结算方式。至此双方已同意全部的调解方案,调解得以成功进行。

【调解结果】

最终双方在平等、自愿基础上经协商一致达成了调解协议:

1.刘某某同意一次性赔偿因住院、休息期间产生的疗费、护理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共计人民币26000元(贰万陆仟元)整;

2.刘某某支付瞿某某受伤前在其油漆工地上工作的19个工作日的工资共计人民币3800元(叁仟捌佰元)整;

3.瞿某某自愿放弃其他权利主张。

【案例点评】

本案系一起雇佣关系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由于农村群众文化水平相对较低,对法律知识更是知之甚少,一出现受伤或其他事情就漫天要价,容易引发不良的社会效应。通过调解此案,调解员感到向案件双方当事人阐明法律法规十分重要,不仅向宣传法律知识,也为顺利调解作铺垫。本案中,调解员牢牢把控着矛盾解决的进程,引导矛盾双方综合考虑,着重进行法律与政策宣传,同时又体现出调解员对双方的关怀、理解、支持和帮助。调解员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依法有效保障了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力维护了人民调解的权威性和社会公信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