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江北区吕某与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重庆市江北区吕某与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重庆市江北区吕某与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吕某在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施工工地上摔倒,致左腿骨折,经重庆市某医院住院治疗,半个月后出院。2019年9月上旬某日,吕某提出: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应当赔偿自己在住院期间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以及后期检查等相关费用。护理费参照医院标准140/天,护理期限为6个月,共计人民币25000元;医疗费及后续复查费2300元;已经开药的费用为2000元,总共要求赔偿30000元。而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只同意赔偿5000至6000元。双方就赔偿金额不能协商一致。2019年9月下旬某日,双方到重庆市江北区某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根据双方述说的情况,调解员积极走访调查,掌握第一手资料。在走访中了解到,吕某事故发生地点是否在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施工工地不明确,双方各执一词。多次与当事人进行沟通,认真查阅有关法律法规后,将吕某与重庆市某有限公司负责人聚在一起共同协调解决纠纷。

根据当事人吕某提供的报警记录及现场居民的证言,当事人吕某摔伤的地点是否属于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施工工地存在异议,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事发地为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施工工地,调解员就案发经过进行仔细分析,结合派出所的出警记录,并分别同双方当事人进行交谈,逐步推出案发地点大概率是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施工工地,在和公司负责人进行充分沟通后,重庆某有限公司认可事故的发生地属于己方工地。随后调解员指出,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在施工现场未按规定摆放任何警示标志,造成吕某在重庆市某有限公司的施工工地上摔伤的后果,所以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应对吕某承担赔偿责任。

在赔偿金额的确定方面,调解员向双方指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同时告知吕某,根据其受伤情况,6个月的护理期较长,建议吕某适当缩短护理期。经调解员劝说,吕某要求至少支付4个月的护理费,并且按照140元/天的标准支付,共计人民币16800元;医疗费全额支付2300元;其他费用1000元;赔付总额20000元。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对医疗费等没有争议,承诺全部赔付;但就护理费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由于疫情影响,公司经营不善,出现亏损,造成资金困难,希望能降低护理赔偿额。针对此情况,调解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说吕某,吕某最终同意降低护理费。经调解员对双方的劝说和调解,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护理费按照100元/天的标准,护理期限为4个月,共计人民币9000元;医疗费2300元;营养费、误工费及后续支出费用共计6700元。

经过调解员的耐心调解,根据吕某提供的医疗费、营养费等票据并考虑双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及后续复查等支出,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并在调委会签订了调解协议。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承诺一次性支付吕某人身损害赔偿金合计人民币18000元,吕某也承诺收到一次性赔偿金后不再向重庆市某有限公司索要赔偿金。

【调解结果】

1.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承认吕某在公司施工工地上摔倒受伤的事实;

2.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在2019年10月上旬某日前支付吕某损害赔偿金人民币18000元;

3.吕某同意重庆市某有限公司支付赔偿金人民币18000元,收到赔偿金18000元后出具收条,并不再向重庆市某有限公司索要其他费用;

4.重庆市某有限公司若未在指定期限内支付赔偿金,吕某有权起诉至法院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事后,经回访调解员了解到,重庆市某有限公司已按期支付了吕某赔偿金。

【案例点评】

纠纷调解过程中,调解员通过分析推理,明确责任主体。吕某受到人身损害后,因法律意识淡薄,并没有第一时间锁定证据,在派出所出警后,也难以确认准确案发地点。调解员通过分析推理、以及与当事人沟通推断出事故发生地,得到双方的认可。

随后,双方就赔偿金额未能达成一致,调解产生了困难。双方当事人的责任占比,各项支出应该如何核算,是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还是考虑客观因素,成为化解纠纷的关键所在。调解员在调解过程中,确定了结合法律法规、考虑实际因素的调解方向,为成功调解打下坚实的基础。调解员根据《侵权责任法》及有关法律法规,首先确定了责任主体,其次明确了赔偿责任,并结合实际情况依法依规依理进行调解,确定赔偿金额,最终成功化解纠纷,也确保了调解结果的信服度。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