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县崔某某与马某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龙江县崔某某与马某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龙江县崔某某与马某某山林土地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崔某某和马某某是齐齐哈尔市龙江县某镇某村村民,二人为地邻关系。崔某某多年前在某村村南自行种植一片树林地。2019年马某某承包了崔某某林地北侧土地用于家禽养殖。为方便养殖,马某某在崔某某的林地北侧挖沟排水,封闭北侧便道,侵入了崔某某林地并造成崔某某出行不便。双方因此产生纠纷。

2020年4月10日,崔某某来到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申请调解,要求马某某恢复因挖沟改变的林地原貌,赔偿费用并恢复自行封闭的道路。调委会马上与另一当事人马某某取得联系,在征得其同意后,正式受理此案。

【调解过程】

调委会立即指派调解员来到某村开展前期调查工作。调解员首先来到马某某处查看情况。经查,马某某为防止饲养的家禽逃跑,在其承包的土地边缘修建了一圈围栏。对此,崔某某认为马某某未事先告知而心怀不满。不久,崔某某便拉来一车牛粪堆积在马某某厂房南侧,声称用作林地育肥肥料。牛粪堆距离马某某饲养场厂房较近,不但造成空气污染,而且因堆积致使地势变高,导致马某某养殖场排水困难。马某某十分气愤,随后在崔某某的林地边缘挖了一条排水沟并侵入了崔某某的林地,双方为此争执不休。2020年春季,马某某又将林地北侧的便道封闭,致使崔某某进入林地作业困难,双方矛盾再次升级。

随后调解员来到该村村委会询问争议土地的相关情况。经调查得知,崔某某和村委会未签订林地承包合同,崔某某的林地为村集体所有,因历史遗留原因一直由崔某某对该地进行种植管理。马某某的养殖用地与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合同,调解员通过查看合同进一步确认了马某某承包土地的范围和边界。

了解情况后,调委会马上召开案情分析会。调委会经讨论认为,从调查情况看,马某某与该村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但双方争议的林地和道路不在马某某的承包范围内。而崔某某未与该村签订林地承包合同,双方争议的土地和道路也不属于崔某某所有。本着积极化解纠纷的原则,调委会决定先采取“背对背”方式分别与双方当事人沟通,寻找解决办法。

调解员首先找到马某某进行劝说,根据村委会提供的土地承包合同,马某某自行封闭的便道不在其承包范围内,马某某无权处置,必须恢复便道原貌。马某某自行增加护栏和挖排水沟虽然侵入的不是崔某某合法承包的土地,但应征得土地所有人村委会的同意,且地上树木为崔某某所有,挖沟如果造成树木损坏理应赔偿。经过调解员的释法说理,马某某表示认同调委会的意见,但也提出自己的难处:如果不增加护栏和挖沟排水会给养殖场带来安全隐患,造成经济损失。封闭道路主要是针对崔某某的堆粪行为,自己一时生气而为。马某某表示可以恢复便道,但是排水沟不能掩埋,希望调委会帮助其和崔某某商议找到解决方案。

调解员又找到崔某某开展调解工作。调解员向其讲明,崔某某未与村委会签订林地承包合同,双方争议土地非崔某某所有,且马某某并未对其树木造成损坏,所以不存在赔偿问题。调解员随后又向崔某某讲述马某某愿意恢复便道的想法。崔某某表示,自己也是一时生气才把牛粪堆到了马某某厂房附近,自己有不对的地方,愿意与马某某协商解决。同时,崔某某也提出了自己的顾虑,担忧马某某的排水沟会影响其树木的生长,留下隐患。

了解了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和想法,调解员马上与土地所有人村委会进行沟通。村委会表示,由于历史遗留原因,对崔某某实际使用该块林地持默认态度,并表示愿意听从调委会建议,配合调委会妥善解决崔某某与马某某的纠纷。

调委会马上召开案情分析会,讨论纠纷解决方案。经调委会细致研究发现,崔某某的树林是天然的家禽牧场,而家禽的粪便又是树木天然的肥料,如果双方当事人能够互相合作,不仅纠纷迎刃而解,而且双方可以实现合作共赢。调解员将调解方案向双方当事人说明后,立即得到双方的赞同,很快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调解结果】

双方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1.崔某某林地的使用权属问题,由崔某某与某村委会自行解决。

2.马某某使用崔某某林地用于养殖家禽并种植家禽饲料。

3.马某某每年支付崔某某人民币2000元。

4.马某某在使用林地期间不得改变林地现状,不得破坏林木。

双方对调解结果都非常满意。

【案例点评】

本案是一起山林土地纠纷。在了解了纠纷事实和各方当事人的诉求后,调解员没有在“谁对谁错”方面纠缠,而是另辟蹊径,提出了有利于双方共同发展的解决方案,得到了双方当事人的一致认同,不仅有效解决了纠纷,而且促成了双方合作,实现了共赢。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