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港市覃塘区梁某某与某木业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贵港市覃塘区梁某某与某木业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贵港市覃塘区梁某某与某木业公司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9月某日,梁某某在贵港市某木业公司工作时,意外被机器弄伤右手食指。经贵港市某司法鉴定所鉴定,其右手食指开放性骨折截指术后,伤残程度评定为九级伤残;术后误工期90天,护理期90日,营养期60日。当梁某某以工伤就后续赔偿事宜要求贵港市某木业公司赔偿5万元时,遭到公司负责人陈某某以梁某某索赔过高为由而拒绝。无奈之下,梁某某于2019年11月某日到贵港市覃塘区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请求调解。

【调解过程】

2019年11月某日,调委会召集木业公司负责人陈某某和梁某某到调委会进行调解。陈某某讲述了雇请梁某某工作的情况,以及梁某某在操作过程中受伤的经过,并出具了医院治疗费用票据及结算单。而调解员则同时对两人提供的现场照片、证据进行进行核查。

陈某某认为梁某某在工作中存在着操作失误的行为,发生这样的事故自身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其要求的5万元赔偿款过高,而且对该金额的合理性持质疑的态度。但是梁某某表示工作期间发生此事故,公司不能推卸责任,应该按照工伤标准承担全部责任。调解员在听取了双方的意见后,询问了木业公司是否与梁某某签订了劳动合同、是否为其办理了相应的保险等相关事宜。陈某某表示与梁某某并未签订劳动合同,但办理了相关的保险事宜。调解员核实了梁某某住院治疗情况和相关费用结算单,以及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结果,认为本案存在三个焦点问题:一是双方究竟是劳动关系还是雇佣关系;二是究竟是参照工伤赔偿还是参照人身损害赔偿为赔偿依据;三是赔偿责任“分配”问题。

厘清本案焦点问题后,调解员着重从三方面对双方进行调解。贵港市某木业公司雇佣梁某某仅是从事某设备的调试问题,设备调试完则双方再无关系。由此,调解员向双方释明,指出劳动关系是指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与用人单位之间形成的一种相对稳定的社会关系。而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与雇佣人约定,由受雇人为雇佣人提供劳务,雇佣人支付报酬而发生的社会关系。本案纠纷中,梁某某是贵港市某木业公司临时雇佣的人员,不满足劳动关系成立条件,故贵港市某木业公司与梁某某属于雇佣关系,对此,梁某某表示承认。调解员见状则趁热打铁,告知梁某某既然是雇佣关系,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因雇佣关系发生损害赔偿纠纷的,则以人身损害赔偿为赔偿依据。对此,梁某某表示认可。而对双方就责任承担问题这最为棘手的问题,调解员指出,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梁某某在设备调试时,确实是存在因本人操作不当而引起失误的事实,对此,梁某某表示愿意承担部分责任。

【调解结果】

在调解员的主持下,双方签订调解协议如下:

贵港市某木业公司一次性赔偿梁某某3.5万元人身损害赔偿。

【案例点评】

这是一起涉及因雇佣关系引起的损害赔偿纠纷,调解员能在3天时间内调解成功,得益于以下几方面:一是坚持依法调解的原则,为成功调解提供了法律依据;二是准确掌握矛盾焦点,逐步消除双方的对立情绪,统一双方的思想认识,为调解打下思想基础;三是抓住双方的心理,有针对性的做思想工作,使双方逐渐对通过调解达成协议形成了心理预期。最终,促成了双方和解,达成了调解协议。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