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顺县林某家属与许某、森林义务消防队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泰顺县林某家属与许某、森林义务消防队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泰顺县林某家属与许某、森林义务消防队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某镇森林义务消防队将松材线虫疫木处理工程承包给许某,合同2020年1月1日生效,后许某雇佣林某到工程承包地工作砍伐病树,并为其办理人身意外险。为加快项目工程进度,许某要求林某在人身意外险还未生效的情况下提前工作。2019年12月,林某在砍树过程被树木压中,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各方因赔偿责任认定意见不同发生纠纷,辖区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得知情况后,于2020年1月主动介入进行调解。

【调解过程】

在镇调委会受理案件后,立即委派经验丰富的调解员负责该纠纷。到达现场后看到场面十分混乱,调解员迅速作出应对措施,安抚死者亲属的情绪,避免矛盾再度升级。经调解员的耐心劝导,林某家属的情绪冷静后,调解员分别与三方当事人进行了谈话,了解案件情况,听取双方诉求,着手开展调解工作。

通过案件的了解以及和三方当事人的初步沟通,调解员发现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赔偿金额的大小以及许某和森林义务消防队应当承担事故责任的比例认定。在调查过程中,调解员与三方当事人进行了多次的沟通,了解三方对此次事故的看法以及一些具体的诉求。林某家属认为,林某受雇于许某,上班期间发生意外造成的死亡,属于工伤,许某应为此次事情负责;砍伐病树工作是森林义务消防队所发包的工程,森林义务消防队也有义务为该起事件负连带责任,且林某是家庭的经济支柱,家中三个女儿都在读书,还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经济非常困难,林某家属要求许某和森林义务消防队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父母赡养费金等费用共计120万元。许某表示,林某确实是在工作期间发生的意外,自己应该为此事负责,其虽已为林某办理了人身意外险,但因事故发生时保险还未生效,故几乎没有保险理赔,而自身承包该项工程的总费用在20万左右,就算全部拿出都远远不够赔偿林某,再加上自家还有父母妻儿需要供养,家中并不富有,虽有心给予赔偿,但实在无力支付高额赔偿金,希望林某家属能降低诉求,也恳请森林义务消防队给予帮助。森林义务消防队代表表示,其已将该项工程项目承包给了许某,且许某在林某意外险还未生效的情况下让林某工作,应负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其愿意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替许某承担部分费用,但是林某已近55岁,赔偿标准应低于林某家属主张的赔偿数额。

由于调解过程中,林某家属情绪比较激动,面对这种三方意见分歧较大的情况,调解员决定采用“背靠背”的调解技巧与双方进行耐心沟通。

首先,调解员从法理入手,向三方当事人宣传了相关的法律法规,详细介绍解释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结合《解释》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五条等中关于工伤事故赔偿条件和标准,根据林某的年龄、家庭状况等等,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父母赡养费金逐一进行计算。林某家属看到测算结果后,非常不认同,指出了自己家庭情况特殊,要求提高补偿金额,调解员表示很能理解林某家属所遭受的痛苦,并讲述了自己曾调解过的相关案例,引导家属意识到最重要的应该是尽快让死者入土为安,而不是让长期陷入案件补偿纠纷中,且国家对死亡赔偿金有具体标准,应当合理索赔。在调解员多次开导劝说下,林某家属减低了补偿诉求。 

其次,调解员从情理入手,与许某和森林义务消防队代表进行沟通。调解员指出,许某在日常作业时缺乏对工人的安全生产培训是造成林某意外死亡的的原因之一,且林某因工伤死亡,许某对此次事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次事故让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许某不应以经济困难为借口逃避履行赔偿义务,如经济实在困难,可以分期付清。许某经调解员的反复劝导后,同意尽最大能力给予林某家属赔偿。考虑到许某的经济情况,履行赔偿确实存在难度,调解员又与森林义务消防队代表进行了深入沟通,指出林某意外死亡虽然与森林义务消防队没有直接关系,但林某作为消防队发包项目的具体工作人员,根据《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方、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此森林义务消防队一方也有一定的责任,应该尽可能给予林某家属赔偿金,森林义务消防队代表经调解员的思想引导后,认同了调解员这一想法,同意尽最大能力和许某一起给予林某家属赔偿。

虽然经过调解员的调解,拉低了双方的差异,但是三方的诉求还是有差异。为进一步缩小差异,调解员又多次联系三方当事人,从法、理、情的角度分析问题,拉近双方诉求,三方的赔偿费用逐渐达成一致。调解员见时机成熟,遂邀请镇政府、派出所、司法所共同参与现场调解。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努力,最终由许某和森林义务消防队共同赔偿林某家属77万元整,该起损害赔偿纠纷得到圆满化解。

【调解结果】

经过调解员的沟通协商,三方最终和解,并达成书面协议,内容如下:

1.许某和森林义务消防队方共同支付给林某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父母赡养费金等费用共计77万元(柒拾柒万元整);

2.该赔偿金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共计分三次支付,当场支付40万元;2020年2月1日前支付20万元;2020年4月4日前支付17万元。

【案例点评】

本案难度在事故责任比例的认定及赔偿金额的确定。本案调解过程中,由于三方就责任认定和赔偿金额的分歧很大,调解难度较大,曾几度陷入僵局。调解员主动寻找“突破口”,依据法律法规就当事人之间的争议焦点给出明确的责任认定和赔偿标准,得到当事人内心的默认,还运用情与理对当事人进行说服,慢慢打开当事人的心结,降低诉求,拉近双方差异,最后成功调解,圆满解决了此纠纷。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