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自家院中的钱物是否属于侵占罪的犯罪对象

藏在自家院中的钱物是否属于侵占罪的犯罪对象缩略图

【案情】

  2007年11月16日,王斐取款2万元放在家中,准备用于买羊。19日,王斐外出,因为怕现金在家中被盗,便将现金用塑料袋包好,放在自家院中的盖板下,用盖板附近砖垛上的五、六块红砖压在装钱的袋子上把它埋藏起来使别人不能看见。20日,刘武随其所在村村民孟勇生等人来到王斐住处为其盖房子,负责搬砖。下午,刘武在搬砖过程中发现了装钱的塑料袋,见袋里装着两沓钱,趁周围无人注意,将钱塞进自己的裤筒里继续干活,下工后将钱存放在自己家的衣柜内。次日,王斐发现钱丢失报警,刘武被抓获归案,讯问过程中交待了偷拿钱的过程。

  【分歧】

  第一种意见:刘武在王斐家院里发现并将盖板下的2万元钱秘密窃取,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盗窃罪。

  第二种意见:王斐将2万元钱埋在盖板下,该2万元钱应认定为埋藏物,刘武发现并拿走2万元钱的行为为侵占行为,构成侵占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

  盗窃罪和侵占罪最大的区别是犯罪对象即财物在被盗窃、侵占之前的状态及犯罪行为是否同时切断财物的所有与占有状态。关于盗窃罪,现在理论界通说认为,“控制加失控说”。即被盗财物在被盗之前的状态应该处在被害人的控制范围之内,且盗窃同时切断了被害人的对财物所有权和占有权。而根据侵占罪的特点,被侵占财物范围是特定的,即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侵占行为只是切断了被害人对财物的所有权,而占有权在犯罪行为前已经改变。

  如何评价本案中2万元的性质是本案定罪的关键,盗窃罪行为人主观心态是明知他人之物,而不想为行为人所知秘密窃为己有,是主动地占有,一个 “窃”字充分体现了行为人的主观心态。而侵占罪主观心态一般为代为保管他人之物,较为公开地占有,并不刻意隐藏,一般为被动地占有。就本案分析,从时间上来看,王斐于2007年11月16日取款2万,19日外出将钱压在自家院中的盖板下,第二天就被刘武发现并盗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王斐的主观意识不可能对该款存放之处遗忘,也就不可能成为侵占罪犯罪对象之一的遗忘物;从被盗财物所在地点来看,被盗财物放在被害人自家院子里,还没脱离被害人的控制范围,2万元钱应处在王斐的占有;从侵害的财物的所有权与占有权角度分析,王斐将钱放在自家院子之内,本身就是对财物所有权和占有权的宣示,可见,对该笔钱归被害人所有和占有的状态,行为人主观上已经认识到。因此,本案中刘武的行为应认定为盗窃罪。(本文当事人均系化名)

  (作者单位: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人民法院)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