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行政程序法的特征与评价

韩国行政程序法的特征与评价缩略图

在韩国,从六十年代中期起,学术界和实务界一直存在着行政程序法的立法要求。但是,政府在承认有必要制定行政程序法的同时,认为根据韩国的现状制定行政程序法为时过早,所以推迟了行政程序法的制定。

  韩国通过《民愿事务处理规定》、《法令案立法预告有关规定》、《有关保护国民权益的行政程序训令》、《法制业务运营规定》等相关法律的实施,逐步创造实施行政程序制度的条件。经过上述过程,到了1993年金泳三政府执政时期,行政改革迫切要求行政程序法的制定,1996年12月,韩国终于制定了行政程序法。

行政程序法的特征

  韩国行政程序法由7章54条组成,内容包括第1章总则,第2章处分程序,第3章申告,第4章行政立法的预告程序,第5章行政预告程序,第6章行政指导程序,第7章补充规则及附则。韩国行政程序法有以下特征:

  第一,韩行政程序法不仅仅是对学术和判例形成的成果的立法化。

  制定行政程序法时,将学说和判例所长期积累的行政程序有关经验立法化是很普遍的。行政程序法也可以称为历史性产物,例如,奥地利行政程序法是判例法的结果;德国联邦行政程序法是联邦或各州的法律、判例及学说的确认结果。但是,韩国行政程序法不仅吸收了学说和判例形成的成果,而且还尽可能吸收了外国优秀的立法经验。

  第二,韩国行政程序法只是努力将程序规定立法化。

  以各国的立法为例,可以看出,行政程序法有纯粹的程序规定组成的立法,也有程序规定之外包括实体规定的情况。属于后者的是德国联邦行政程序法。

  第三,协调国民的权益保护和行政效率。

  行政程序法在保护国民权益的同时要求行政的迅速性,行政处理的迅速性是决定行政目标达到与否的决定性要素。

  第四,行政程序法不仅规定了处分程序,而且规定了行政立法预告程序、行政预告程序、行政指导程序、申告程序。但它与德国联邦行政程序法不同,未采纳行政计划确定程序。

  第五,意见听取分成听证、公听会、提出意见等方式,根据具体的行政性质适用不同的意见听取方式。

对行政程序法的评价

  由于受到日本行政程序法的影响,韩国行政程序法可以评价为作出最基本程序性规定的不完整行政程序法。这是由于它与1987年立法预告的行政程序法案不同,是倾向于缩小的行政程序法的缘故。即现行的行政程序法的大部分规定不是基于保护国民的程序方面的权利,而是以行政的方便为主。这可以从听证和公听会的实施事由中看出。

  韩国行政程序法上存在的主要问题可作如下阐述。

  第一,有关适用范围的问题。行政程序法第3条规定了不适用行政程序法的事由。在同条文中规定9个适用排除事由而将适用排除事由委托总统令规定,都是存在的问题。

  第二,由于听证和公听会的实施事由相当严格,当事者的意见很难充分反映到行政处分过程中。尤其对涉及不利益的处分应适用行政程序法规定,但由于其实施与否依赖于其它法律,会使作为普通法的行政程序法失去其意义。

  第三,听取意见等的约束力不充分。行政程序法对提出意见、听证、公听会结果的处理,只规定了“应诚实地努力”、“应积极地反映”等的义务,所以从处分上很难保证听取意见等的约束力。

  第四,由于在行政程序法上没有明确规定利害关系人的概念,对利害关系人的概念需要立法上进一步完备。

  为了行政程序法的发展,韩国不仅需要解决上述存在的问题,而且必须认识到只有通过国民的行政参与和协助,才能实现法治行政。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生、韩国留学生)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