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当合同中的综合总费用和当金利息应当如何计算

典当合同中的综合总费用和当金利息应当如何计算缩略图

【案情】

  被告邓安秀系被告晏永文的儿媳,二人因资金周转需要陆续向原告借款,其中2012年5月21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段晓波向被告晏永文的女儿邱志贤转账45万元。2012年12月31日,被告晏永文及其儿子晏文江向原告出具证明一份:“本人晏文刚借段晓波陆拾伍万元正,其中叁拾万零柒仟元正2012年本人已拿。但本人欠段晓波所有的钱包括2013年1月1日的欠条在内总共欠段晓波人民币陆拾伍万元正。同意叁拾贰万元正(320000元)转入晏艳红邮政账号6221884350014336495”。2013年1月1日,被告邓安秀、晏文江、晏永文向原告出具结算借条一份:“今借到段晓波人民币现金陆拾伍万元正(650000),已用挖机日立240型号、成工铲车502型号作抵押。借期六个月。利息已付贰万贰仟贰佰元正(22200元)”,该份借条中晏文江以“晏文刚”署名。同日,原告向被告邓安秀、晏永文出具当票一份,双方约定用挖掘机和装载机典当换取650000元当金。当票出具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段晓波分别于2013年1月1日和2013年1月4日向案外人晏艳红转账60000元和260000元。几日后,原、被告双方补签《典当借款合同》一份,双方约定典当金额为650000元,典当期限为2013年1月1日起至2013年7月1日,当金利息月利率为0.4%,综合费用月利率为3.6%。2014年3月14日,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段晓波与案外人袁某签订《机动车转让协议一份》,协议约定袁某以90000元的价格购买被告的装载机,被告邓安秀、晏永文在协议上签字并注明:“同意卖掉还段晓波人民币玖万元(¥90000元)”,此后,被告将所得的90000元交予段晓波用于归还当金。

  另查明,被告邓安秀的日立液压挖掘机(型号:ZX240-3)系融资租赁所得,由于其未按期支付租金已于2013年7月11日由日立建机租赁(中国)有限公司收回进行了拍卖,被告得到补偿款170000元,并于2014年3月12日将其中的50000元用于向原告归还当金。

  【分歧】

  《典当管理办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典当当金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机构6个月的法定贷款利率及典当期限折算后执行”,《典当管理办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典当综合费用包括各种服务及管理费用。动产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42‰。房地产抵押低昂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27‰。财产权利质押典当的月综合费率不得超过当金的24‰”。典当纠纷中对当金利息及综合费用计算标准应如何认定,大致存在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将典当合同比照借贷合同处理,当金利息及综合费用参照民间借贷标准计算,即利息利率及综合费率之和不得超过年利率24%。

  第二种意见认为,典当类案件虽在法律上没有具体规定,但商务部与公安部制定了《典当管理办法》,因此应适用《典当管理办法》,只要典当合同中的约定的利息率及综合费率未超过《典当管理办法》规定的利率上限,即可支持。

  【评析】

  笔者认为,完全参照年利率24%或按照典当合同约定计算利息及综合费率均不合理,应区分典当期内、过渡期、绝当后这三个时间段进行分别处理:

  1、典当期内:因典当行在典当期内为当户提供了服务并对当物进行了管理,因此对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的未超过《典当管理办法》规定的当金利息利率及综合费率的范围内,法院应予以支持。

  2、过渡期:《典当管理办法》第四十条规定:“典当期限或者续当期限届满后,当户应当在5日内赎当或者续当。逾期不赎当也不续当的,为绝当”,因此,典当期后有5天的过渡期由当户决定是否赎当、续当或绝当,该过渡期内当户仍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当金利息及综合费用。

  3、绝当后:因典当行在绝当后未及时处理当物,造成典当综合费用的增加,若仍由当户支付综合费用,于当户不公,故绝当后的综合费用应由典当行自行承担。至于绝当后当金利息计算标准,因《典当管理办法》规定当金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银行机构6个月期法定贷款利率及典当期限折算后执行,于典当行不公,为平衡典当双方的利益,应当参照民间借贷法律利率即年利率24%计算为宜。

  另外,应当注意的是,对典当纠纷案件应当进行严格审查,避免当事人借典当为名实施借贷行为,以此规避法律相关规定收取高额利息,这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当物是否实际交付且由典当行进行保管,若当物仍由当户占有并使用,则该典当纠纷应按照民间借贷关系处理。

(作者单位: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法院)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