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公司人格否认

试论公司人格否认缩略图

一、对有限责任制度的思考

  所谓有限责任制度,是指公司以其全部资产承担责任,股东仅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这里的“有限”是指股东而言的,意味着公司责任的不可转换性,股东责任的受限制性,而不是指公司用于清偿债务的财产的有限性和特定性。有限责任制度并不影响公司以其自身拥有的全部财产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公司对其债权人承担的仍是无限清偿责任。经济史的研究成果表明,有限责任制度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一项伟大发现,西方曾有学者指出“即使蒸汽机和电力也远不能与其相媲美,是现代社会最伟大的独一无二的发现。”有限责任制度产生以来,逐渐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它引发了企业制度的一场革命,成为现代企业制度的基石,是社会发展和法律进化的结果。

  有限责任制度的优越性主要表现在(1):第一,有限责任制度是获取投资利益、限制投资风险的最有效形式。它避免了因公司负债过多而使股东个人财产受到无限追偿的危险,从而使股东以最小的风险获得最大的收益。第二,有限责任制度是募集社会资金、兴办大型企业、发展规模经济的有效手段。第三,有限责任制度适应了所有权与经营权相分离的生产方式的要求。它使那些拥有资金的人能够通过对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从而使自己的资金进入经营流转,既避免了社会资金在所有者手中的停滞和浪费,又增加了资金所有者的经济效益,较之所有权与经营管理密不可分的无限责任制度,更能有效地提高社会经济的管理水平,充分发挥社会财富的效用。正因如此,在当今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以有限责任制度为核心的股份有限公司和有限责任公司才能成为占主导地位的企业形式。

  尽管有责任制度有诸多优点,但它的消极因素亦不容忽视:首先,有限责任制度对债权人的保护有失公正。股东做为公司的最终所有者,享有对公司的经营管理权,往往能够获得超过其出资额的股息或红利。但如果公司经营不善造成亏损或破产,股东却仅以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不足清偿的损失却要由毫无过错的债权人承担,可见有限责任制度注意了对公司股东的保护,却对忽视了对债权人的保护,有失公正。其次,有限责任制度为股东,特别是控股股东谋取违法利益创造了机会。公司的运行是靠人来实现的,这必然直接或间接地受到股东特别是控股股东的影响。股东可能迫使公司牺牲自身利益,从事有利于股东的不正当交易,也可能利用公司的独立人格,从事各种欺诈行为,规避公法义务,为自已谋取非法所得,逃避清偿债务的责任等。尤其是在公司集团中,母公司利用其在子公司中的控股地位,可以无视子公司的利益,谋取子公司的经营成果及利用子公司逃避法律责任。对于以上行为,若仍片面强调有限责任制度,则无法进行有效的规制。其三,有限责任制度易成为规避侵权责任的工具。现代社会存在许多社会问题,因产品致损、环境污染、医疗事故等问题导致危害人类生命、财产安全的事件时有发生,在公司侵权场合,有限责任制度常常使受害人得不到足额赔偿,外化了一部分因公司冒险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这样公司及股东从公司的冒险行为中获益,但却将损失转嫁到受害人和社会身上。

  因此,有限责任制度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侵权行为法作用的发挥。尽管有限责任制度有上述弊端,但从对国外及我国近年的实践来看,有限责任制度无论对于西方经济的发展,还是对我国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都可谓功不可没,因而许多学者都认为应继续维持之。同时,为避免乃至消除有限责任制度本身所产生的不良作用。许多学者提出,在公司内部结构上适当吸纳股东个人责任,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公司债权人有权对公司股东、董事直接提起支付诉讼,作为有限责任的例外。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一书中曾精辟地指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从事物的性质来说,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2)由此看来,股东滥用有限责任制度并不足奇,只有用权力来制约权力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1809年,美国最高法院为了维护联邦法院的司法审判权而用揭开公司面纱来确定公司背后股东的个人身份,这仅是现代揭开公司面纱的一种萌芽。美国揭开公司面纱(亦称公司人格否认)法理的真正创立是在1905年美国诉密尔沃基冷藏运输公司一案中,法官Sanborn在判决书中明确表示:“以目前的权力状态下,如果可以建立一个一般规则的话,那么这个规则就是:一般而言,公司应该被看作法人而具有独立的人格,除非有足够的相反的理由出现;然而公司为法人的特性如被作为损害公共利益、使非法行为合法化、保护欺诈或为犯罪抗辩的工具,那么,法律上则应将公司视为无权利能力的数人组合体。”(3)由此可见,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是由判例的确认而逐渐发展起来的。在英美法系,由于有限责任理论被称为法人团体理论,故揭开公司面纱又称为揭开法人团体面纱,至今英美法系国家一般仍承认法人的独立人格,固守传统的法人有限责任原则,法人人格否认仅是作为特例由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例时来运用。德国则将其喻为债权人穿过独立的法人实体,向其背后的股东追偿债务,即“直索责任”,亦有人将此称为公司中的“严格责任”。德国联邦法院在一项判决中指出,“虽不应轻易的置法人的独立人格于不顾,但如果生活实际现象及事实均有排除法人权利主体独立性之必要时,应不考虑法人的独立人格。”(4)显而易见,英美法系的“揭开面纱”以及德国的“直索责任”,所直接维护的主体皆是公司的债权人,所指向的对象皆是公司背后的股东,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皆主要是排除股东有限责任的法律适用。因此,公司人格否认是因有限责任制度而引发的。

  二、公司人格否认的意义及适用要件

  所谓公司人格否认,是指在具体的法律关系中,基于特定事由,否认公司的独立人格,直接使股东对公司的债务或行为承担责任,或撇开公司的存在重新确定股东应承担的义务。公司人格否认不是对公司独立人格全面的永久的剥夺,亦不是对法人制度本身的否定,而是对公司人格本质内涵的严格恪守。公司人格否认原则的效力范围仅限于特定法律关系中,通常公司的独立人格在某方面被否认,并不影响到承认公司在其他方面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法人实体。因此,公司人格否认的效力是对人的而非对世的;是基于特定原因的,而非普遍适用的。公司人格否认的法理依据在于,公司是法律确认的独立的民事主体,具有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财产,此种人格和财产同公司的创立人以及公司股东的人格和财产是分离的,因而公司应以自己的独立财产承担其对外债务及责任,公司股东仅应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债务及责任负责,即使公司财产不足清偿其对外债务及责任,也不能让股东承担超出出资额的责任。但是,在公司股东或董事等个人滥用公司作为法人团体的法律人格,从事有损于公司债权人的不法行为,使公司成为掩盖其成员不法行为的工具时,如果仍坚持股东的有限责任,放任其规避法律、消遥法外,则有损于债权人的利益,与法律设立法人制度的本旨相悖。故在此情况下,法官不应拘泥于公司作为独立法人的表象,不考虑公司的独立人格和股东的有限责任,而应直接追究滥用公司人格的个人的责任,让其对公司的对外债务及责任负责。这表明法律既应充分肯定公司人格独立的价值,将维护公司的独立人格作为一般原则,鼓励投资者大胆地对公司投入一定的资金;又不能容许利用公司从事不法活动,将公司人格否认作为公司人格独立原则的必要的、有益的补充。这是法律从形式上的公平合理走向实质上的公平合理,是对法人制度的完善和补充。

  关于公司人格否认原则,又称刺穿或揭开公司面纱原则,是由美国法院首创的,后来很快被其他国家接受,并作了适合国情的改造,遂有德国的“责任贯彻”理论,日本的“透视”理论的产生。时至今日,该原则已为两大法系所共同认可,并运用于各国的司法实践中,有效地维持和推动了公司制度的健康发展。但是,我国的《公司法》并未对公司人格否认原则加以规定,而实际上,由于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刚刚建立,许多相关配套的制度尚不完善,股东滥用公司人格,利用有限责任制度侵犯公司及其债权人利益的事件层出不穷,如公司脱壳经营、股东抽逃注册资金或将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混同以及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无度操纵等等,这些行为都严重地损害了我国的法人制度,对于我国的市场经济体制更是危害无穷。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我国移植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是必要的,亦是可行的,公司人格否认是法律最高价值----公平、正义在法人制度上的体现和反映。但是在适用上应当慎重,需要具备以下三个成立要件:

  1、公司设立合法有效,并已取得独立人格。公司人格否认适用的对象只能是具有合法有效之独立人格的公司,因为股东只有在这样的公司中才能享有有限责任制度的优惠,其独立人格才有被滥用的可能,才有适用人格否认的前提条件。在公司未取得独立人格或取得独立人格但被依法取消的情况下,法律已对相关各方的利益规定了特定的救济方法,因此没有适用公司人格否认的必要。

  2、股东存在滥用公司人格的行为。股东存在滥用公司人格的行为,这是公司人格否认适用的前提条件。由于公司人格否认制度源于英美法系的判例,是以到目前为止,只有英国公司法和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中对公司人格滥用行为作出某些规定,如英国在1948年的公司法第31条中就规定,公司股东如果知道公司在不足法定最少股东人数的情况下经营业务已达6个月,则股东对公司的所有债务应予负责。(5)而其他各国关于滥用公司人格行为,则由各国法院根据正义、公平的理念去作个案评判。日本判定是否构成法人人格滥用行为的实体法依据是民法典第3条“不许可滥用权利”,德国判定是否构成法人人格滥用的依据是法人的行为是否违反民法典第242条和第826条确立的诚实信用原则和善良风俗。滥用法人人格行为在实践中的体现,大致有以下几类,(1)公司空壳化。如我国实践中常见的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名为公司实为个人等现象,就是这类行为的典型表现;(2)公司资产不足。这里的“资产不足”不是指公司的注册资金低于法定限额,而是指公司的资产总额与其所经营的事业的性质及隐含的风险相比明显不足。公司资金是公司运营的物质基础,是公司债务的总担保,一般说来,公司只有使负债与股本保持合理的比例,才能保证自己的信用和经济往来的安全,不致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如果公司资产不足则存在股东通过公司将商业风险转移给与之交易的第三人及无辜大众的嫌疑。公司资产是否充足不仅取决于公司资产的绝对数量,还取决于公司所营事业的性质,通常情况下,资产是否充足应以特定法律关系成立时为计算标准;(3)股东强迫公司实施有损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虽然在法律上是独立的经济实体,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但由于股东与公司(尤其是母子公司)之间存在着支配隶属关系,股东极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从而强迫公司实施不利于公司的交易。虽然股东因此也有损失,但其从其他方面获得的利益往往超过其作为公司股东所受到的损失。

  3、公司人格滥用行为客观上损害了债权人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这表明股东对公司人格的利用,已逸出公司法人制度的社会目的之外,违背了公司法人制度的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法律当然不能承认这种滥用行为。这里要特别注意以下两点:一是公司人格滥用行为必须造成了损害后果。公司人格独立、股东有限责任以及公司人格否认的宗旨均在于如何将利益和风险公平地分配于公司的出资者和公司的债权人或其他相关利益人之间,以实现一种利益均衡。股东滥用公司人格,则必须破坏这种利益均衡体系,就可能导致公司债权人利益受到损害。对于公司的债权人或其他相关利益人来说,他们并不关注也无法关注公司股东是否滥用了公司人格,只是关注自己遭受了损失,而这种损失与股东滥用公司人格有关。所以需要通过公司人格否认来追究滥用公司人格的股东的责任,以实现一定的利益补偿。判断公司人格滥用行为所造成的损害,既要考虑现实的,也要考虑潜在的;既可能是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也可能是公司债权人的利益或其他第三人的利益。如果仅有公司人格滥用行为,但未造成任何第三人利益或国家、社会公共利益的损害,也未规避法定义务或约定义务,则不应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二是公司人格滥用行为与实际民事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果关系的存在是追究滥用公司人格行为法律责任的基础,这就要求受损害的当事人必须能够证明其所受到的损害与滥用公司人格的不当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否则,其向法院提请否认公司人格的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三、公司人格否认的适用场合

  在我国现今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股东滥用公司人格,利用有限责任的面纱侵害公司及债权人利益的事件屡见不鲜,如何认定股东滥用了法人人格,存在许多困难,各国法院在具体适用时,都是由法院根据具体案情进行裁量决定。具体而言,根据各国公司法和判例,笔者以为可就适用公司人格否认制度的若干场合加以列举性规定:

  第一,股东利用公司独立人格规避法律的行为。主要指股东设立公司的目的或公司在运作过程中回避强行法的适用,其直接后果是导致某项强行法的立法目的落空。此时,自应否定公司之人格,而把公司的行为视为隐藏于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股东的行为。实践中,公司人格被用于规避税法、公司法及其他商事法律的现象较为多见。

  第二,股东利用公司人格逃避强制执行。这主要是指公司股东在债务累累的情况下,为逃避强制执行,而以公司财产另行成立一个新公司,并将经营所得转到新公司名下,从而使原公司成为空壳,并以之应付债权人索债,此即“金蝉脱壳”。这在我国公司实践中极为常见,任其为之,对债权人利益的损害至为明显,同时对我国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危害甚重。此时自应否定新设立公司之人格,以其财产抵偿原公司的债务。

  第三,公司与股东财产混同或混淆,致双方财务帐目不清。如股东在公司成立后任意抽逃资本、股东与公司的财产或帐目混在一起没有明确界限、股东随意处分公司的财产、公司财产没有完整的记录等。又如股东任意干涉公司的具体经营活动,公司丧失经营自主性,实质上成为实现股东利益的代理人的。公司具有独立的财产是公司承担独立责任的前提,在公司与股东财产混同的情形下,就有可能使得公司通过转移财产至股东名下,从而逃避清偿公司债务的责任,此时,若仍令股东承担有限责任,亦与创设法人制度的本旨相背离。所以,此时亦应否认公司之人格,由股东承担公司债务。

  第四,利用公司形态以回避合同或债权债务,主要是指股东依据公司独立人格,以公司名义承担公司本身并未因此受益的债务或与公司本身极不相称的风险,造成债权债务关系中经济上的当事人(股东)与法律上的当事人(公司)错位,导致经济上当事人仅享利益,法律上当事人独担风险的不公正状况。此时,主要是纠正因经济实质与法形式的不一致而产生的不公正后果,让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无限责任。(6)

  第五,我国公司法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的特殊形式----国有独资公司,从本质上讲属于一人公司的范畴。设立国有独资公司的本意是依照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原则,把国家财产交与公司经营者管理,从而促使国有财产的保值和增值。但如果不遵循两权分离原则,那么“国有独资公司”无疑是对有限责任制度的滥用,理论上应追究股东的无限责任,但因为国有独资公司的股东是国家,其财产来源亦是国家财产。在此,若否认其法人资格,对承担责任的主体及财产来源等问题则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第六,公司(企业)集团中母子公司的人格否认。母、子公司分别为独立的法人,母公司是子公司的控制股东,实际控制子公司,这种控制,对于债权人来说,子公司的人格往往极易遭致滥用,使子公司丧失其独立性。此时,亦应否认子公司之人格。那么,如何来确认子公司的独立人格是否遭致滥用呢?法官道格拉斯忠告母公司必须遵循以下四项标准,以免遭子公司人格被否认的命运:1、子公司作为一个独立财政单位的地位必须得到维持;2、母子公司的日常营业应保持独立;3、应维持两公司管理机构的一般界限;4、两个公司不表现为一个整体,那些对外订约的人应充分表明他们独立的身份。(7)

注释:

(1)参见江平主编:《法人制度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6月第一版,第276-277页。

(2)参见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154页。

(3)U.S.v.Milwaukee Refrigerator Translt co.124F.247at 255(c.c.wls.1905)转引自南振兴、郭登科著《论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法学研究》1997年第二期第85页。

(4)参见王利明:《公司的有限责任制度的若干问题》,《政法论坛》1994年第3期,第88页。

(5)参见张汉槎著《香港公司法原理与实务》,科学普及出版社,1994年版,第227页。

(6)参见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二卷,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348-350页。

(7)参见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二卷,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356-358页。

(作者单位: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