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出资瑕疵责任如何承担——浅析法人人格否认制度

股东出资瑕疵责任如何承担——浅析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缩略图

【案例】

  甲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先后在某银行贷款7笔,总金额为225万元,并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到期后,甲公司仅偿还部分利息外,尚欠银行借款本金225万元及部分利息。银行遂起诉至法院,要求甲公司偿还借款。法院在审理中发现:甲公司是由乙、丙两家企业共同出资开办的,但乙、丙实际未投入资金。

  【争议】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股东乙、丙的法律责任及甲、乙、丙的责任顺序。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以下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在1994年3月30日的《关于企业开办的企业被撤销或者歇业后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批复》?法复[1994]4号,以下简称《批复》?,在开办企业未投入或实际投入资金未达到规定时,法院可以对被开办企业的法人资格不予认定。对于甲、乙、丙的责任顺序,则认为,首先应以甲公司的财产清偿,在甲公司的财产不能清偿债务时,再由乙、丙承担补充性质的无限连带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首先依据《批复》否认甲公司的法人人格。但对于甲、乙、丙的责任问题,则认为,既然已经否认了甲公司的法人人格,则甲公司的债务,应由其股东乙、丙直接承担,即乙、丙对甲公司的债务直接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第三种观点则认为,应适用公司法第三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乙、丙应承担出资不实范围内的有限责任。具体到本案,甲公司首先承担对银行的还款责任,在甲公司的财产不能清偿债务时,再由其股东乙、丙承担补充性质的有限连带责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应首先否认甲公司的法人人格。

  虽然我国公司法第三条中对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在出资瑕疵时有“股东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之规定,但《批复》已经开始构建“否定法人人格制度”,本案应具体适用《批复》之规定。

  《批复》将股东出资瑕疵区分为一般出资瑕疵和严重出资瑕疵。

  若认定为一般出资瑕疵,则表明承认被开办企业的法人人格,但出资瑕疵股东将承担出资不实范围内的有限责任,更确切地说,是承担实际投入的自有资金与注册资金差额范围内的有限责任。对被开办企业与出资瑕疵股东之间承担责任的顺序问题,《批复》强调,首先以被开办企业的财产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当其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再由开办企业承担补充性质的有限责任。

  若认定为严重出资瑕疵,则表明否认被开办企业的法人人格。其前提为“企业开办的企业已经领取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实际没有投入自有资金,或投入的自有资金达不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第(七)项或其他有关法规规定的数额,以及不具备企业法人其他条件的。”具体到本案,乙、丙作为甲公司的出资人,未投入任何自有资金,虽然甲公司领取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但依据《批复》之规定,法院对甲公司的法人人格应予以否认。

  二、甲公司的法人人格被否认后,应首先由甲公司承担清偿责任,在甲公司不能清偿的情况下,再由其严重出资瑕疵股东——乙、丙承担补充性质的责任。即公司财产优先清偿原则,或股东的补充责任原则。

  否认法人人格后的责任承担问题,在《批复》中仅阐述为“被开办企业的民事责任由开办该企业的企业法人承担。”但股东之间承担何种性质的民事责任,以及出资瑕疵股东与被开办公司之间承担责任的顺序问题,《批复》并未予以明确。

  笔者认为,否认法人人格,并不是对法人人格的全面的绝对的否认,而只是在特定法律关系中的否认,这与注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等法人人格的消灭有着本质的区别。换言之,否认法人人格的同时,意味着承认公司在其他法律关系中具有法人人格。因此,公司股东仍不能随意抽回其在公司中的出资,即便抽回的出资系用于清偿该公司的债务,也是公司法所绝对不能允许的。故为平衡公司股东的利益,应将该公司的财产优先用于清偿债务,严重出资瑕疵股东承担补充性质的责任。

  三、严重出资瑕疵股东应承担无限责任。

  依据《批复》,否认法人人格后,“其民事责任由开办该企业的企业法人承担”。笔者认为,此种责任非出资不实范围内的有限责任,而应为无限清偿责任。原因在于:否认法人人格制度的本质,在于否认特定法律关系中的法人特性;建立否认法人人格制度,目的就在于防止公司股东以承担有限责任为名,损害债权人利益。因此,在公司股东存在严重出资瑕疵的行为时,股东所应承担的无限责任,在某种意义上,体现了一定的惩罚性。

  四、严重出资瑕疵股东彼此之间应承担连带责任。

  否认法人人格后,出资瑕疵股东对债权人是按照出资比例承担按份之债,还是彼此承担连带之债,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根据公司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后,发现作为出资的实物、工业产权、非专利技术、土地使用权的实际价额显著低于公司章程所定价额的,应当由交付该出资的股东补交其差额,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对其承担连带责任。”虽然这一条款论述的只是出资瑕疵股东的连带补缴出资责任,但它体现的法律原则和法治精神,对否认法人人格后应如何确定严重出资瑕疵股东对债权人承担的责任,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综上,笔者认为,法院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如果发现公司股东有出资不实行为,并符合《批复》第一条第三款的情形,应追加其股东为共同被告,明确否认公司的法人人格,然后由公司承担清偿责任,在公司不能清偿的情况下,再由严重出资瑕疵股东对债权人承担补充性质的无限连带责任。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