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股东派生诉讼中原告权利义务的法律界定

浅析股东派生诉讼中原告权利义务的法律界定缩略图

股东派生诉讼制度虽逐为各国所有,但运作状况令人担忧,对公司经营状况不满的小股东认为自己的权利被正常的经营活动所侵犯,而随意开始诉讼;或怀有恶意,目的是为了实现其个人的利益,或为了与公司管理层进行交换,这类恶意诉讼在股东派生诉讼诞生地的美国也屡有发生;所以善意的股东一般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来实现其目的。另外,向法院提起毫无根据的派生诉讼也威胁了司法程序的完整性,浪费了司法资源。

  为了防止滥用股东派生诉讼制度,各国均对股东派生诉讼的开始规定了必备条件。

  对被告的要求:控股股东、董事、高级职员和其他负有信义义务的人。公司(董事会)往往拒绝成为原告,实际的被告是控股股东、董事、高级职员或其他对公司负有信义义务的人。依日本商法的规定,被告为公司董事、监事、发起人和清算人。除此之外,还包括就行使决议权接受公司所提供利益的股东和用明显极为不公正发行价格认购股份者。

  对诉因的要求:不可由公司简单多数批准的错误行为。如果少数股东不满的是一个可由公司多数股东按照普通的途径批准的错误,则不能提起代表诉讼。这是对多数原则的一个支持。法院支持这个原则的另一个目的是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在错误可批准许时,在诉讼开始之后,如果多数股东批准了这一错误行为,就剥夺了法院的司法权基础,诉讼就是无用的,将造成法院、诉讼双方以及纳税人的浪费。正如在早些的个案中所说,如果在多数股东控制之下的事项,进行诉讼是毫无益处的,最终结果仅是召开一次会议,由此多数股东得到其所期望的结果。这也是福斯规则的一个含义。

  对原告的要求:主要包括原告身份、持股时间和持股数量三方面。显然提起派生诉讼的原告必须是公司股东。“在公司股东发生的任何派生诉讼中,诉状中须证明原告在控诉该交易时是公司的股东,或者其股份在此之后应通过实施法律移交给他”。美国修订标准公司法7.40条则放宽了这一范围,规定有权提起诉讼的原告包括公司股东,也包括股份表决权信托的受益者。在持股时间上,英美公司法规定,原告必须在侵害公司权益的行为发生时持有公司股份,原则上股东不得对其成为股东之前公司受到的损害提出派生诉讼。这一限制的目的在于防止少数讼棍以少量代价收买公司股份提起派生诉讼,进行诉讼敲诈或投机从而使公司遭受诉讼打击。但是如果上述侵害行为虽发生在原告成为股东之前,但其行为或后果在原告成为股东之后仍在持续进行或对公司产生影响,他们便有权提出派生诉讼。大陆法国家和地区大都也对提起派生诉讼的股东规定了持股时间的限制,如德国为3个月以上;日本为6个月;我国台湾地区为1年。这对于防止滥用派生诉权干扰公司正常运作的恶意起了很大作用。

  持股数量上,大陆法国家和地区的公司法都要求提起代表诉讼的股东必须持有一定数额公司股份,如法国规定须持有公司股本的5%以上,德国、日本及我国台湾地区则规定为10%以上。英美法对原告持股数量不加限制,但却加重作为原告的沉重的诉讼费用和责任,这也在客观上抑制滥用的可能。

  我国在制定派生诉讼制度时,应当根据具体国情,借鉴国外的先进立法经验,构建具有我国特色的股东派生诉讼制度。我国公司法立法中应当对于原告股东的资格条件作出必要、适当的限制。

  1.持股数量及比例

  我国公司法第一百零四条第三项规定,持有公司股份10%以上的股东有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请示权。这是对中小股东权益的一项保护性规定,但实际上由于我国公司中大多是国家股东拥有的绝对比例,而发行在外的流通股持股状况又相当分散,如股东拥有的股份总数达到此标准,这些股东其实已经是相当大的股东;反之,真正的散股股东要达到些标准,则需成百上千地联合起来,这实际上几无可能。在此情形下,对派生诉讼的原告股东规定的一个硬性的持股比例要求,极易将真正的中小股东排除在派生诉讼之外,使派生诉讼的意旨大为减损。当然,对持股比例不作要求,则存在股东滥诉的危险,对此完全可以通过持股时间限制、前置程序的安排、担保费用的设定、败诉后果的承担等措施有效阻遏滥诉行为。总之,两弊相权取其轻,我国宜将股东的派生诉讼规定为单独股东权,而不是少数股东权。

  2.持股时间

  这可以借鉴美国“当时股份拥有”规则,将股东限定为错误行为发生当时即持有股份股东。同时,考虑到我国流通股股份换手率高,为保护善意受让股份者得以行使诉权,我国还应设有例外规定,即在侵害公司行为发生时并不持有公司股份的下列股东可以提起派生诉讼:其一,在侵害公司行为被公开披露或被告知之前受让股份的股东;其二,在具备派生诉讼原告资格的法人股东由于合并或分立而丧失法人资格时,概括继受其权利义务的法人;其三,在具备派生诉讼原告资格的自然人股东死亡时,取得此种股份的继承人。另外,在诉讼过程中,原告必须始终持有公司股份,不得出现中断,否则即丧失原告资格,因为此时诉讼结果与原告利益无甚关联,无法保证原告股东会为了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而全力进行诉讼,其原来具有的代表性和代位性基础而丧失,法院可裁定中止诉讼,然后视其他股东和公司的意思而决定是否恢复诉讼。

  3.原告股东权利及责任

  为了鼓励股东积极行使派生诉讼提起权,我们必须在原告股东的实体和诉讼权利上作适当特殊的调配和照顾,赋予原告股东诉讼费用补偿请求权和特定情形下的直接受偿权。同时,为了充分保护公司利益,有效制约不法派生诉讼的提起,我国立法应当借鉴日本做法,采用侵权行为法中的赔偿原则,规定败诉股东的赔偿范围以公司实际遭受的损失为准,即赔偿范围不仅包括被告及公司因参加诉讼而支付的合理费用,还应当包括公司及被告因此而遭受的其他损失。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