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信托法律冲突的建议

解决信托法律冲突的建议缩略图

信托制度是英美法系衡平法在财产移转和管理方面精心培育的产物。我国信托法的出台显示了中国引进英美法系的先进财产管理模式的决心。但是,我国信托法除了第三条对该法的适用范围作出的规定外,并没有像合同法以及海商法那样对涉外法律关系作出调整。很显然,这是我国信托成文法存在的缺陷,也是我国相关部门在以后需要修改或增加司法解释之处。

  一、意思自治原则的限制 

  在国际信托关系的法律适用方面,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原则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我国信托法并没有对意思自治原则作出明确规定。在各国的司法实践中,关于合同当事人选择法律的空间范围,即当事人能否选择与合同没有客观联系的法律,长期以来就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而在国际信托领域答案却是肯定,那就是,信托设立人可以选择没有任何联系的信托法国家的法律作为所设信托的准据法。但是,根据1984年《海牙关于信托的法律适用和承认的公约》(以下简称《海牙信托公约》)规定,信托设立人如果选择了非信托国家的法律作为准据法,那么这种选择将受到不被承认的危险。同时,若被选择的国家不存在信托设立人所设的信托类型,那么这种选择也将有可能被相关国家的法院拒绝承认。

  我国应早日制定出调整国际信托关系的意思自治原则,以避免在司法实践中将信托问题类推适用代理、委托或其他合同制度的法律规定。

  二、最密切联系原则的不足

  最密切联系原则是灵活而富有弹性的开放性冲突规则,在各国立法中作为意思自治原则的补充被广泛采用。在国际信托领域,该原则是伴随着信托自体法理论不断完善,其作用才日渐显现的。信托自体法是当事人欲使信托受其支配的法律,若当事人无此明示选择,且不能依情况推定当事人选择的意向是,信托自体法应是那个与该信托有最密切、最真实联系的法律。我国信托法对此没有作出规定,在民法通则中与之相类似的规定却是用来调整涉外合同的法律适用的。

  三、准据法分割的复杂性

  在国际私法中,合同法律适用的单一论认为,一项合同无论从经济还是从法律观点看,都应是一个整体,因而其履行、解释等方面都只应由同一法律来支配。换言之,一个合同只能指定一个准据法,全部的合同关系由单一的法律加以规范。不过也有人主张分割论,即合同的成立、效力、履行的形式与债务不履行责任等,虽然在一个合同中,但可以适用多个准据法。在信托制度领域也存在着上述理论,只是要比合同制度复杂的多。在一般情况下,信托设立人依意思自治原则选择的信托准据法,或者法院根据最密切联系原则确定的准据法就应该是整个信托的规范性法律。但是信托设立人若特别在原始信托文件中明确说明了要将信托分割成几个部分,并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那么就形成了信托分割制问题。信托作为一种跨国财产运作制度时,也就是在离岸信托运行过程中,存在着较为复杂的法律适用关系。

  《海牙信托公约》对英美法系的这种信托分割制理论是持赞同态度的。公约既允许信托设立人就信托整体选择一个统一的法律,也不反对信托设立人将信托的可分割部分,如信托有效性、信托管理以及信托的结构等分别选择不同国家的法律。同时,公约还规定了适用于信托有效性的法律有权决定该项信托或者支配该项信托某一可分割事项的未来是否能为另外一法律所取代。

  我们知道,1984年的《海牙信托公约》主要是在总结英美法系国家关于解决国际信托法律冲突经验基础上起草并最终获得通过的。该公约要求各个会员国应根据公约成立的宗旨,即使是在不利于各国的国内法的情况下,也尽量容许信托设立人对信托整体或其他可分割事项选择不同国家法律以作为准据法的自由。这无疑给不完全了解信托制度的我国及其他大陆法系国家带来了承认上的困难。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虽然存在着相当数量的关于信托制度的成文法,但因其是判例法国家,在解决国际信托法律冲突的司法实践中,判例依据仍然是其主流。这就使得这些国家在解决这类问题时存在很大的不稳定性,也给我国在借鉴上带来了诸多不便。因此,我国相关部门在立法或作出解释时,应客观结合我国信托法制的现状,充分考虑到《海牙信托公约》和英美法系国家的这种分割制理论,在意思自治原则和最密切联系原则的基础上,补充进分割制原则,早日完善我国关于国际信托法律冲突的解决机制。只有这样方能使我国有足够能力应付英美法系国家的某些机构,趁我国加入WTO尚未立足之际非法使用离岸信托这个“合法节税”的锐器来逃避其法律责任的状况发生。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