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庭审一瞥

新西兰庭审一瞥缩略图

我随北京市高级法院组织的交流考察团赴新西兰访问。

  奥克兰确实很美。倘佯在港湾,一边是湛蓝湛蓝的海,闪动着粼粼波光,给人一种透明的美感;一边是翠绿翠绿的山,承载着“中产阶级”的座座别墅,或白或黄的屋墙,或红或蓝的房顶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几乎所有人家的门口,都有百花簇拥装点。只是到了晚上,还不到9时,街上已少有行人,大些的购物中心早早就关门打烊,仅有几家杂货店的门还亮着灯,不时有背着书包的亚裔学生进进出出,然后再步履匆匆的隐没在暗夜里。

  迎着明媚的春光,我们走进奥克兰高等法院。只见门前古树枝干盘曲,新草绿茵。大门里悄然无声,一侧是当事人休息、饮茶、喝咖啡、吃汉堡之处;一侧是法官辅助人员工作大厅,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的人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正中有一个平台,上面摆着开庭公告及诉讼须知之类,除偶有当事人或代理人走进走出,看不到法警、保安、门卫,一切似乎都在一种自然的状态下合法地运行着。正低声议论时,一侧的门开了,一位女士和一位华裔女律师将一位高高大大、四十多岁的黄头发妇女介绍给我们,说是法院的管理员。

  这位女管理员领着我们直接进入正前方一层的大厅,一幅大型壁画和一个陈列的老法庭,彰显着奥克兰高等法院的历史及文化特征。走上二楼,有个法庭正在审理一起案件。这个法庭大约有100多平方米,后排靠门口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位法警,见我们进去,并不检查、拦阻,只将中指压在嘴唇上示意我们静坐静听。审判台上,3位身着法袍的法官,大都在60开外;当事人席上,一位40多岁的汉子正激动地叙说着什么;旁听席上,有十多个男女正侧耳聆听。随着主审法官的连续发问和两位助审法官偶尔的提问,当事人在极力的争辩中不一会儿便头冒虚汗……起身离开,走进斜对面的一个大法庭,说大,也就200多平方米。女管理员说,这个大法庭,通常作刑事审判用,其法庭建设和布局,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很朴实,但其实很有讲究,这就是法官、法官助理、陪审员、旁听人员、法警、辩护人、犯罪嫌疑人等,均从不同的方向,抵达自己的位置,不像国内,大都从一个门内进出。这儿的陪审员制度很健全,郁先生就先后几次当过陪审员,只要是社区内合法公民,人人都有义务。当我向女管理员提出,有无当事人、犯罪嫌疑人怀疑法官裁判不公,甚至辱骂法官的问题时,女管理员很是惊讶和意外,连声说:“NO,NO!”她说,在新西兰,法官是智者与善者的化身,是非常受人敬仰的。在刑事审判中,法官只居中就案件疑点、焦点进行主导,是否犯罪,有陪审团作出,法官再根据陪审团的决定,依法条和判例进行宣判,不像国内的法官拥有那么大的自由裁量权,并且是在几乎封闭的状态下运作。当然,在新西兰当法官,也不会有来自行政的干预和掣肘。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