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一瞥

奥地利一瞥缩略图

前不久,我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代表团,对奥地利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通过这次出访,我们不仅与奥地利司法界的同行进行了交流,而且很好地领略了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

  我们的出访行程安排得十分紧凑、丰富。在三天的公务活动中,访问了奥地利联邦司法部,与该部司长主任检察官安东·鲍克纳博士和克里斯蒂安·皮尔纳切克硕士进行了座谈;访问了奥地利律师协会,与该会副会长鲁佩物·沃尔夫博士及秘书长亚历山大·克里斯蒂安博士进行了座谈;访问了维也纳州高级法院,与该院副院长沃尔夫冈·波舍尔博士进行了座谈,参观了法院的法庭、图书馆、档案馆;访问了维也纳州刑事法院,并旁听了一起刑事案件的审理;访问了维也纳内城区法院,与该院院长进行了座谈,并参观了新落成的、颇具现代风格的法院办公楼。通过这一系列的访问、参观、座谈,我们初步认识了奥地利的法律制度、法律体系、法院结构、主管权限以及法官、司法人员的培养机制,同时也增进了异国同行对中国的了解。

  奥地利是联邦国家,由九个州组成。其司法体制和审判制度属于大陆法系,但刑事审判引入了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它是欧洲大陆惟一适用陪审团制度的大陆法系国家。目前,奥地利的法院设在司法部之下,分为最高法院、高等法院、州法院和区法院四级。民事诉讼实行三审终审制,刑事诉讼实行二审终审制。奥地利的审判制度有独任审判制(法官独任审理1至5年刑罚的案件)、陪审团制(陪审团由两名职业法官和两名非职业法官组成,审理超过5年刑罚的刑事案件)及合议庭制度(合议庭由三名职业法官和八名非职业法官组成,审理重大或有影响的案件、可能判处5年以下刑罚的政治案件)。由于奥地利适用无罪推定原则,故当陪审团对某一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形成2∶2的意见时,犯罪嫌疑人将被无罪释放。奥地利法官的产生程序非常严格,专业培养、职业考试及必须具备工作经验,还要通过心理测试,以保证每名法官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法官们一方面在法律上具有很高的造诣、办案一丝不苟,另一方面严格规范自己的业内业外行为。国家和社会公众都给予了法官极高的社会地位和无上的荣誉。每个法院的走廊里均悬挂着多年以来任职法官的照片或者画像,经过的人们顿生崇敬之情。奥地利非常重视证人出庭作证,形成了比较完整的制度。法律规定,凡是了解案情的人都有出庭作证的义务,任何人不得拒绝;证人如拒绝出庭,将受到罚款等严厉处罚;出庭作证证人的工资由其雇主照常发放,交通费由法院报销;严格保护证人的安全;切实维护证人的合法权益。正是因为证人保护制度得到了有效落实,在奥地利很少有人拒绝出庭或者作伪证。其中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维也纳是座宁静、优美的古城,漂亮的19世纪建筑、气势非凡的彼得教堂、宏伟的斯蒂芬大教堂、保护完好的皇宫、馆藏丰富的博物馆及遍布街头巷尾的雕塑令人目不暇接。无论是徜徉其中的过客,还是世代久居的市民,无不被维也纳的深厚文化底蕴所打动。作为音乐之都的维也纳拥有莫扎特、舒伯特、约翰·施特劳斯等伟大作曲家的故居,音乐厅、歌剧院星罗棋布,音乐之声萦绕回旋,永恒的音符激荡跳跃。

  维也纳的交通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城市的道路并不宽,路口很多,地铁、有轨电车、小轿车数不胜数,维持交通秩序的警察却几乎见不到。车辆、行人各行其道,井然有序。司机遇到路口,主动停车让行,体现了牢固的路权意识。

  奥地利人彬彬有礼,对中国人民非常友好。我们每到一处都受到了热情周到的接待。如:奥地利最高法院院长得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代表团正在维也纳高级法院访问后,马上决定接见代表团全体成员,并盛情邀请我们合影留念。中奥两国人民的情谊可见一斑。

  奥地利之行时间虽短,但收获很大。我深深感到了奥地利司法界同行渴望了解中国司法的热切要求。此次出访取得了圆满成功,为今后两国司法界进一步交流和沟通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奥地利度过的日日夜夜令我至今难忘。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