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一体化中的欧盟法与德国法

欧洲一体化中的欧盟法与德国法缩略图

提要:

  欧盟法作为一个全新的、独立的和统一的法律体系,对其成员国具有直接适用和优先于成员国国内法适用的效力。但欧盟法如何进入成员国法律体系,还要部分取决于成员国法采取的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作为二元论的国家,比如德国,国际法不经过国内立法机关的转化是不能成为国内法一部分的。

  欧洲一体化是一个特殊现象,是世界经济一体化中的一个特殊区域性现象,它对整个世界产生了深远影响。欧洲联盟(EU)的前身是成立于1951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以及在1957年根据《罗马条约》成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3个共同体在1967年合并为欧洲共同体,成员国从最初的6个增加到15个。1991年12月11日,欧共体国家首脑在荷兰的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欧共体第46届首脑会议上通过了建立欧洲政治联盟和经济货币联盟的《欧洲联盟条约》,欧洲联盟正式建立。1999年签订的《阿姆斯特丹条约》,宣布将把欧盟的经济一体化措施进一步扩大到社会政策、移民政策、人权法治和社会治安、防止犯罪等。2004年6月18日,《欧洲宪法条约》在欧盟布鲁塞尔首脑会议上通过,10月29日在罗马签署了欧盟历史上第一部宪法条约,标志着欧盟在推进一体化方面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欧盟从建立关税同盟、统一市场到推出单一货币欧元,经济一体化程度不断加强。欧洲统一大市场促进了欧盟内部商品、人员、劳务和资本的自由流动,“经济国界”基本消失,成员国之间的海关职能完全公共化。在一成员国内合法生产和流通的产品以及合法开业和经营的企业,已原则上可以不经其他成员国批准即在其国内合法流通。随着“申根协定”的生效,在相当一部分成员国间,作为国家主权重要标志的国界已实际上不再存在,不仅它们的公民可以不受妨碍地相互自由流动,而且获得一成员国签证的外国公民也可以不受妨碍地在其他成员国中流动。2004年5月1日,欧盟吸收包括波兰、捷克等在内的10国入盟,实现了其历史上第五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扩大。欧盟从原来的15个成员国扩大到目前的25个成员国。作为世界上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地区性国家联合体,欧盟的综合实力将进一步增强,欧盟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分量和影响力也将进一步提高。

  在欧洲一体化中,欧盟法与成员国国内法之间的关系不同于一般国际法与国内法之间的关系。欧盟法是在欧盟一体化中逐步形成的,主要调整欧盟内的经济社会关系,是成员国之间建立共同市场、实现经济货币联盟的法律规则。欧盟法作为一个全新的、独立的和统一的法律体系,对其成员国具有直接适用和优先于成员国国内法适用的效力。具体而言,欧盟法效力的特点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在一定条件下,欧盟法可以自动进入成员国国内法律体系并产生法律效力,成员国的私人可以援引欧盟法创设的诉权将其政府诉诸国内法院,即直接效力原则;第二,当欧盟法与成员国法之间发生冲突时,欧盟法具有高于成员国法的效力,即优先适用原则。

  当然,欧盟法如何进入成员国法律体系,还要部分取决于成员国法采取的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作为一元论的国家,比如法国,国际法不需要任何转化或合并就可以自动被接受到国内法中;作为二元论的国家,比如德国,国际法不经过国内立法机关的转化是不能成为国内法一部分的。因此,对于德国而言,虽然欧盟法具有直接适用的效力,但欧盟法进入德国国内法律体系,还必须经过德国立法或者德国司法判例方式进行转化。根据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判例,如果共同体机构颁布的法律文件超出了共同体受让渡的管辖权限,就不能要求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承认该文件在德国国内的法律约束力。德国基本法第100条第1款规定,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可以就各共同体机构颁布的法律文件是否与德国宪法有关结构性原则相符进行审查。如果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作出了这些文件与德国基本法不相符的判决,那么相应的共同体法律文件就有可能在德国国内不产生法律效力。但是,从共同体角度来讲,德国联邦宪法法院的此类判决也有可能因为无视欧洲法院的“独断的抵制权”而违反共同体法的优先效力。因此,关于在德国国内法转化欧盟法过程中能否进行保留,欧洲法院在判例中指出,根据信守条约原则以及条例在各个成员国所具有的直接适用效力原则,从欧洲共同体的角度来看,各成员国国内法、甚至宪法都有义务贯彻共同体法;这种由条约建立起来的、有着自己独立法律渊源的法律规范由于自身具有的独立特征,相对于成员国国内的任何法律规范都有优先适用的效力;共同体法的统一效力不允许单个的成员国在条约的授权之外,还单边地援引本国国内法、特别是本国的宪法。

  欧盟法对德国行政法和与之相关的行政诉讼法将产生不可避免的影响。一般而言,欧盟法的实施需要由各成员国国内的机关来执行。根据《欧洲联盟条约》第10条的规定,成员国的各个机构在执行共同体法时,应当履行忠诚地与共同体机构进行合作的义务以及顾及共同体利益的义务。如果成员国借助本国的行政程序法而使共同体法所规定的目的落空的话,成员国该行为就违背了忠实地履行共同体法的义务。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就曾因为国内各级行政机关在执行欧盟委员会规定的对单个葡萄种植地区生产高级宴会用葡萄酒的蒸馏方面强制性标准的不作为行为,而被欧盟委员会起诉到欧洲法院。在该案中,由于德国葡萄农针对德国各级行政机构为执行欧盟委员会规定的蒸馏方面的强制性标准而颁布的上百个行政性法律文件,提出了撤销并要求暂缓执行这些法律文件的申请。根据德国《行政法院法》第80条第1款关于行政行为中止执行的规定,许多葡萄农由于受到行政行为法律效力延期的保护,得以在德国市场上继续出售他们自己的葡萄酒,从而导致欧盟委员会规定的蒸馏方面的强制性标准在德国市场上没有达到预期目标。欧洲法院认为,德国各级行政机关的不作为行为,使德国违反了关于忠实地把共同体法转化为国内法律的义务。

  德国各级行政机关忠实执行欧共体法的义务还体现在撤回那些由于违反共同体法而提供的补贴或者退款请求权方面,相关的行政机关应当在信赖利益与欧共体在所有其他成员国执行的同等利益之间进行衡量。根据信赖保护原则,国内行政机关在撤回违法的行政行为时,既要考虑撤回该行政行为的公共利益,又要把欧共体的整体利益考虑进去。因此,从欧共体的层面看,仅仅相信那些德国国内各级行政机关所作出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已经远远不够,只有那些已到国内相关的批准机关申请审查该行为是否符合共同体法的企业的信赖利益才能得到保护。另外,根据欧共体法,在一些单个的领域,某个成员国的国内行政法律规范可以在所有的成员国产生直接的法律效力。比如,根据欧共体第90/220/EWG号指令规定,对于转基因产品,某成员国的行政主管部门为某产品颁发的许可证无需再在共同体层面上进行任何登记便可以在全共同体范围内通用。由此引发的针对这种跨国行政行为的法律保护请求,只能根据颁发许可证的行政机关所在国法律,而不是其他法律进行。因此,为了维护欧洲一体化,共同体层面上的立法以及欧洲法院的判例,不再允许各成员国自行孤立地发展本国行政法。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