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美国钢铁保障措施案

评美国钢铁保障措施案缩略图

2002年3月5日美国宣布对10种钢材实施保障措施,欧盟、日本、中国、巴西、韩国等八国旋即向WTO提出诉讼。WTO上诉机关于2003年11月10日终审裁定美国所采取的保障措施违反了WTO规定。原裁决是分别对8个原告国的10种钢材产品分开作的。对每国每种钢材的“结论”式裁决词大同小异,只要列出对我国的一种钢材(CFRSC)的裁决,就可从其一斑窥视全貌:

  “由于美国未能提供足够理由和充分说明证实:‘未曾预料到的发展’引起的进口增加,造成了有关国内诸生产人的严重损伤,从而违背了GATT1994第19·1条和《保障协定》第3·1条;

  由于美国未能提供足够理由和充分说明证实:它怎样用事实支持对进口增加的认定,从而违背了《保障协定》第2·1条和3·1条;

  由于美国未能提供足够理由和充分说明:进口的增加与国内诸生产人的严重损伤之间在因果关系,从而违背了《保障协定》第2·1,4·2(b)3·1条;

  由于未能遵守……‘平行’要求,从而违反了《保障协定》第2·1条和4·2条。”

  换成通俗语言,综合以上四条罪状,它是说:美国钢铁业界确实遭受到“严重损伤”(采取WTO保障措施的标准之一),但这种损伤不是进口产品急剧增加造成的,而是另有WTO管不着的其他缘故;再者,美国的保障措施本该向所有对它出口钢材的国家一律采取,不该对它的“北美自由贸易区”伙伴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和它订有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以色列、约旦等网开一面,这违反了保障措施的“平行”原则或不歧视原则。

  我们从WTO保障措施法律规则上来审视此案,本文主要讨论三个十分敏感的,也是目前国内不太熟的法律论题。

  第一,什么叫“未曾预料到的发展”?这是GATT·1944第19条表述保障规则时的用语,后来乌拉圭回合制定的《保障协定》本应对此有更明确的表述,不料反将之省略或漏掉了。

  第二,“平行原则”。这是从《保障协定》第2条第1款和第2款的暗示意思中,经司法解释造出来的新规则。它指的是:计算由某项产品的进口急剧增加,造成本国相同业界严重损伤时;是按所有来源(出口国)综合作出的;那么,保障措施亦应对所有出口国采取(对出口量低于3%的发展中国家可能“微量不计”),而不能指该国的关税联盟或所有贸易区和伙伴国排除在外。

  第三,WTO在解决争端时实际出现的一个敏感事项:“司法强项”与“政治弱项”的矛盾。把本属WTO政治机构应解决的内容或事项,因这些机构(总理事会,分理事会以及下设的各种委员会)议事要循正向共识(posiriveconsesus),常达不成一致。结果,却移送给DSB(解决争端机关)。而专家组和上诉机关司法裁决是按反向共识(negativeconsensus)由DSB自动通过的。因此,WTO的司法裁决常要越俎代庖,把政治机构理不顺的争端,当成纯贸易官司来审,并作出法律裁决。而这常常是冒风险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