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宪政体制

美国的宪政体制缩略图

作为中美司法合作交流项目的成员,我随来自全国各地高级法院和省会城市中级法院的24名青年法官,前不久赴美国纽约、华盛顿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学习和参观活动。通过在纽约大学所接受的有关美国司法制度及WTO相关知识的集中学习,对美国法院的实地参观访问以及与立法部门、专利商标局、商务部、律师事务所等部门的座谈交流,我对美国的司法制度有了较为直观的认识和了解,同时也对司法权架构之上的美国宪政体制和法律文化背景有了更深的感悟。

  在美期间,我们主要参观访问了纽约最高法院、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马里兰地区法院和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听取美国法官及其秘书、其他工作人员的关于法院管辖、案件审理情况、工作程序、法庭建设及其法官制度、陪审制度等方面知识的介绍,加之实地参观以及与美国法官们就中美司法制度之间的差异所进行的面对面的对话和交流,使我们对美国法院体制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也对我国正在进行的司法改革所应坚持的原则、树立的理念和发展的方向进行了更加审慎的思考。

  纽约最高法院是纽约州的地方法院,具有案件的初审权。如果望文生义的话,极易从字面上将其误认为该州最高层级的法院,而后者被称为“上诉法院”。在该院,我们旁听了一起初审民事集团诉讼案,参观了他们最新配置的现代化的法庭庭审设施。给我们留下较深印象的是其中的视频图像系统和证据展示系统。法官和陪审团、公诉人、律师、证人及法庭文员等每个坐席前面均设置了一个液晶显示屏,面向旁听区设置了一个大型背投式显示器,由法庭技术人员根据庭审进展情况调阅相关图像。法庭的证据展示系统主要由投影仪、扫描仪、计算机等组成,这些设备通过计算机与法庭的显示屏相连接,可以清晰地显示出相关书证和电子证据,用一种特质的笔还可以在液晶显示屏上对重点字句作出标注。

  美国国际贸易法院是一个专门法院,其前身是联邦海关法院,主要处理公民或私人公司就涉及关税、进口商品的估价及对进口商品的有关规定问题而提起的诉讼,从而减轻了地区法院受理这些经常出现而专业性较强的有关分类及估价事项的负担。该院成立于1980年,总部设在纽约市,但有权在美国任何主要入境口岸审理和判决案件。该法院有1名首席法官和8名法官,是经参议院建议和同意、由总统任命的,均为终身任职。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设立在华盛顿特区。与其他的上诉法院相比,它不仅具有一种专门化的实体管辖权,负责受理来自地区法院和属地法院关于专利、商标和版权的上诉案件;审查对于美国求偿法院和国际贸易法院的最后上诉案以及复查专利和商标局、国际商标委员会、商务秘书和考绩制度保护委员会的行政规定,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它具有全国性的管辖权。该法院共有12名巡回法官,也是经参议院建议和同意、由总统任命的。在复审案件时,通常由3名法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

  在新建不久的马里兰地区法院,我们得到了热情好客的首席法官的盛情接待。他带着我们逐一参观了他的办公室、私人休息室以及个人专用法庭,详细介绍了作为一名法官的日常工作程序和办案流转过程。在该院的行政管理部门,我们参观了法院案件的档案管理系统;几名威武精干的法警介绍了他们的工作职责,并展示了娴熟的擒拿技能和该院先进的监控设施。最令人耳目一新的是整个法院所弥漫的艺术气息,所有的走廊、法官办公室和房间都点缀着一幅幅精美的壁画,有的带有浓郁的东方特色,有的则是西方绘画艺术的代表,色彩斑斓的图案与严肃的审判毫不相干。置身在这一庄严华贵的法院办公大楼,更像是徜徉在一座艺术殿堂。当我们带着这种基于中美法律文化的差异而产生的好奇和疑问,去首席法官那里寻求答案时,这位酷爱艺术的法官笑着对我们说:美从来都不是抽象的,人之情与法之理从来都是相通的。我相信每一位来到法院的人,无论是律师还是当事人,都会被这些艺术作品所感染,从本质上唤醒对事物终极价值关怀的本能,达到人的心智与自然的高度和谐。而当他们的权利义务得以恰当地分配,法律之正义得以实现时,法也就承载美了。

  处在权力金字塔顶端,掌握司法审查和制定法解释大权的美国最高法院坐落于首都华盛顿,是靠近国会大厦的一座富丽堂皇的大理石建筑。它建成于1935年,是由曾任一届美国总统、之后又被任命为首席大法官的塔夫托力主建造的。而在此之前的146年里,最高法院一直“居无定所”,辗转纽约、费城,最后随联邦政府迁至永久首都华盛顿。在参观国会大厦时,我们就见到了完全按原样摆设的最高法院的原址。当年著名的马伯里诉麦迪逊一案就发生在这里,古老的法庭里似乎还萦绕着马歇尔大法官那充满智慧的判词。为纪念这位杰出人物,现在最高法院一楼大厅的尽头陈列了一座马歇尔大法官的雕像。最高法院现有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在参观该院期间,1987年由里根总统任命的肯尼迪大法官接见了我们,并就加强中美司法交流等问题发表了15分钟的演讲。最高法院每年收到的上诉申请大约5000件左右,而同期由联邦地区法院和上诉法院处理的案件约有16万件,最高法院处理的案件量占其中的3%。除个别例外情况外,该法院对于复审何种案件有决定权,且驳回或同意均无需说明理由,而任其自由裁量。平均而言,最高法院每年大概处理200到250件有重大意义和利害关系的案件,有一半多一点的判决是用发表判决意见全文的方式宣布的。该院开庭的期间为每年的10月到次年的6月,在处理案件时,全体法官都应参加,判决必须经过多数通过。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