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法官职业

法国的法官职业缩略图

法国的法官是职业性法官。他们通常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法官职业,通过规定的考试后由政府任命,政府根据其成绩和服务年限予以提升。有著作这样描述法国的司法官职业(包括法官和检察官,二者在法国通称为“司法官”):在法国,通常是家庭传统或个人倾向吸引着人们从事司法官职业。另外,这种职业还吸引某些人,这种人并不雄心勃勃,只是因为喜欢一笔中等的很有保障的薪金带来的安稳生活,不愿意冒商业生涯的竞争风险。无论如何,选择司法官职业的人可以指望在一个省城中平静地度过他的青年时光,这种生活不会受到过大的责任的困扰,因为法国只有在审理及其微小的民事和违警案件时才采取法官独任制。稍具重要性的案件便需要几个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其判决依据法国法的原则不署法官个人名字。

  在法国,对不同行业的法律职业者采取不同的培训制度。虽然未来的律师、公证人、法官以及检察官都必须在大学里读完4年相同的法律课程,一经通过大学毕业考试,便取得了法学士学位。但是此后就各奔东西了。想成为未来司法官的人要通过由政府主办的另一次难度更大的考试,成功者可进入设在波尔多的国立司法学院。这个学院于1958年仿照著名的国立行政学院设立,每年接纳大约200名法律从业者。入学者经过宣誓成为“司法门徒”,在其两年培训期间由政府提供费用。他们要到不同的法院和检察官署接受细致的指导以深化法律知识,其中包括诸如法医学、犯罪学以及商业会计等学科。经过再一次考试,这个培训时期便告结束,那些成功者们(通常不超过27岁)便就任法官或检察官,他们可以选择的管辖区范围取决于他们在毕业考试中的成绩。

  法国法官拥有完全的独立保障:他们的调离或提升须取得本人同意。法官的晋升主要根据一个主管晋升事务的中心委员会的决定,这个委员会中包括著名法官以及司法部的官员,各法院院长要向该委员会提交本院法官履行职责情况的年度报告。对于最高法院法官的提名,最高司法委员会起着至为重要的作用。这个委员会由著名法官组成,其成员由法国总统从一份高级法院准备的名单中选出。这样的程序或多或少地保证了法官的晋升不受其政治观点的影响;然而在另一方面,只要法官的晋升是以上级对下级工作成绩的评估为尺度,那么,具有极端独立观点的人在这种制度设计下是不容易获得升迁的。但这并非法国制度所独有的过错,因为任何评估标准都有利有弊。

  与英美法系法官不同,法国的法官很难在其职业生涯中使自己声名显赫。因为,只有在最低级法院里的最轻微的案件才由法官独任审理。而如果他是合议庭中的一名法官,那么他难以表达不同观点,甚至如果由他起草法院的判决,法国判决书的严谨风格也要求他抑制自己的全部个性。法国法院想方设法使判决书的内容缜密而紧凑,判决书从来不专门叙述案件事实或该诉讼的来历,附带性论述一概排除,它们通常以文字精炼、表达清晰、风格优雅为特征,但也时常僵化为一种空洞形式主义的仪式书,很难反映法官们有血有肉的个人特征。但这种制度却明显反映了法国法官的内心态度:他们不愿意承担个人责任。

  这种微妙的内心态度导致法国司法出现了如下有趣的现象:在法国民法的大部分领域内,规则是地道的法官创造物,而这些规则常常与民法典只有微弱的关联。但是,法国法官仍然顽固地恪守制定法是法律惟一渊源的神话,拒不承认他们在其司法活动中起到了完全创造性的作用。

  法国著名法学家勒内·达维德这样描述道:在法国,法官不喜欢让人感到自己是在创造法律规则。当然,实践中他们的确是在创造;法官的职能不是也不可能只是机械地使用那些众所周知的和已经确定的规则。但是法国的法官却千方百计让人们感到情况是这样——在判决中,他们要声称适用了某项制定法;只有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他们有关平等的不成文的一般原则或格言才会让观察者感到法官具有了创造性或主观能动性。

  实际上,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全世界的法官都希望被看成是“适用”而不是创造法律,不独法国法官如此。马克斯·韦伯在其著作《经济与社会》中指出:那些在客观上最具“创造性”的法官也会感到他们仅仅是法律规范的喉舌,因为他们只是解释和适用法律规范,而不是创造他们,即使这些法官具有潜在的创造性也是如此。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