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共体司法体系中的先决裁判制度

欧共体司法体系中的先决裁判制度缩略图

欧共体一体化进程首先是法律一体化的进程,其中先决裁判制度功不可没。先决裁判制度是指在《欧共体条约》规定的特定案件中,成员国法院在作出判决之前,依条约规定的请求权或请求义务,就特定问题向欧共体法院请求解释性或合法性判决,并根据欧共体法院对该问题的先决裁判作出该案件判决的体制。这一制度的运作机制是一种混合程序,即成员国法院→欧共体法院→成员国法院,目的在于保证欧共体法律解释的统一性和共同体法律实施的一致性。

  先决裁判程序的启动始于成员国法院就所受理案件向欧共体法院提出的先决裁判请求。具体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成员国法院对于案件中涉及条约所规定的问题,认为欧共体法院作出决断是其作出判决所必需的,可以请求欧共体法院对此作出先决裁判;二是对于成员国法院中未决案件涉及条约所规定问题的,若该成员国法院所作判决为终局,判决后无法进行司法救济的,成员国法院有义务就此问题提交欧共体法院先决裁判。

  对于成员国法院提出的先决问题,欧共体法院有权决定是否受理。《欧共体条约》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了欧共体法院的先决裁判权力的范围:(1)本条约的解释;(2)欧共体机构与欧洲中央银行法令的合法性和解释;(3)在欧共体部长理事会法令所设机构的规约有规定时,解释该规约。

  对于欧共体法院所作的先决裁判,成员国法院有义务遵守,且不能就欧共体法院已经裁决过的同样法律问题再次提出先决裁判。对于先决裁判的时间效力,欧共体法院确认了先决裁判溯及既往的一般原则,但同时也作了无溯及力的例外规定。

  《阿姆斯特丹条约》对《欧共体条约》进行了调整,“任意性强制管辖”制度的引入,使得先决裁判制度出现了异化:一方面是欧共体法院依据《欧共体条约》统一行使使先决裁判权受到限制;另一方面是请求权主体的异质性,即请求权主体不再限于法院,欧盟部长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等成为新的请求权主体。

  欧共体一体化进程的复杂性决定了先决裁判制度的日益复杂化。2001年签署的《尼斯条约》待生效后,就意味着欧共体法院垄断行使先决裁判权时代的结束。尼斯改革的重要成果在于,欧共体初审法院获得了对条约所确定的某些专门领域的先决裁判权。除了这些专门领域,欧共体法院仍然对其他领域的事项垄断行使先决裁判权。此外,《尼斯条约》引入复核程序,使欧共体法院得以对初审法院的先决裁判进行监督控制,以避免危及欧共体法律的统一性和一致性。

  先决裁判制度,作为一项非诉讼程序,最初被赋予的角色是辅助性的,然而在促进欧共体法律一体化进程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其成功之处在于,加强了无隶属关系的司法机构的紧密合作,促进了欧共体法律对成员国法律体系的渗透。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