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死去的女儿“复仇”丈母娘设计害女婿

为死去的女儿“复仇”丈母娘设计害女婿缩略图

莫名其妙被逮捕

  去年12月28日,巴黎戴高乐机场行李员阿布德拉扎克·贝瑟希尔一下子成为法国媒体头号新闻的主角。就在这一天的14时45分,当他正准备登上停放在戴高乐机场的“白茹”206轿车时,埋伏多时的10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冒出来,大声喊道:“不许动!举起手来!”随后,警察命令他打开汽车后备箱。

  阿布德拉扎克吓了一大跳,但他还以为是一次普通的毒品走私或货物盗窃检查,等打开后备箱时,眼前的一切令他几乎惊呆了:在两个旅行背包里,分别装着一支口径为11.43毫米的科尔特枪和一支捷克造9毫米斯科尔皮翁冲锋枪,两支枪都装满了子弹。此外,还有5捆南斯拉夫生产的徒里特炸药,每捆约有200克重,并且还有两根慢性雷管。

  阿布德拉扎克是被机场保安人员马塞尔告发的,马塞尔说曾瞥见阿布德拉扎克探着身子在汽车后备箱里摆弄武器。警方怀疑阿布德拉扎克已被恐怖组织收买,或他本人就是恐怖分子。巴黎刑事犯罪侦破大队和各种反恐怖机构立即忙碌起来,希望以此为突破口挖出隐藏在法国的恐怖主义团伙。

  阿布德拉扎克被关进了弗勒里监狱的“危险分子”牢房,与他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刚果(金)人和一个智利人。阿布德拉扎克大喊“冤枉”,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车子里还有武器,是别人为了陷害他偷偷放进去的。他怀疑是他岳母家里的人策划的一个阴谋,因为他们一直认为阿布德拉扎克烧死了自己的妻子鲁伊萨。

  丈母娘女婿反目成仇

  阿布德拉扎克和妻子鲁伊萨都是阿尔及利亚籍法国人,他们是1999年9月结的婚。2001年10月,他们有了个儿子,取名梅蒂。然而,不久鲁伊萨得了抑郁症,在不长的时间里她曾4次试图自杀。2002年7月8日,阿布德拉扎克与妻子发生了争吵。然后,他就独自到外面散步去了。当他回来的时候,看到鲁伊萨在儿子的房间,手里拎着一个5升的酒精桶,正往身上泼洒。他急忙跑过去抢夺,可她已将打火机点燃,顿时变成了一个火球。阿布德拉扎克立即将妻子扑倒在地,抱着她在地上打滚,希望能扑灭大火。这时,他自己的短袖衬衫也开始起火,他赶紧将衣服脱掉,将妻子拖进卫生间,打开淋浴龙头给她灭火。

  鲁伊萨立即被直升机送往梅斯烧伤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而死亡。警察经过调查,认定这是“一次事故”,此前警方对阿布德拉扎克进行了36小时的拘留审问。鲁伊萨的父母却不相信“事故”的说法,一直认为是阿布德拉扎克有意将妻子烧死的。鲁伊萨死后,她的父母不仅拒绝阿布德拉扎克参加葬礼,还雇了一位马赛的律师,控告他犯有“故意杀人罪”。他们在诉状中写道,阿布德拉扎克是个“两面人”,表面上温文尔雅,实际上十分残忍。他就像塔利班那样虐待妻子,不让她过西方女人的自由生活,经常对妻子实施暴力。他们还说,出事那天,鲁伊萨收拾东西,准备与丈夫最后说“拜拜”。他们先是激烈地争吵,接着阿布德拉扎克把她关进卫生间里,并往她身上浇了液体燃料,然后划着了火柴……

  警方最终断定是诬告陷害

  警方对阿布德拉扎克进行了大量细致的调查,认为“故意杀人”的说法不成立,“与恐怖组织有牵连”的怀疑也缺乏证据。警方没有发现他与伊斯兰激进组织有联系,在警方档案中也没有他的任何犯罪记录。阿布德拉扎克在机场的同事都说他工作十分出色,并且曾被评为“模范行李员”。警察检验了枪支上留下的指纹,证实不是阿布德拉扎克留下的。警察还对他手机里储存的信息进行了分析,虽然发现其中两个电话号码可疑,但号码持有者与阿布德拉扎克属于一般关系。警察还对他的DNA进行了鉴定,也没发现任何问题。那么,他汽车里的武器弹药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警察的注意力转移到告密者马塞尔的身上。

  警方经过调查分析,初步断定这是一起“诬告陷害案”。制造和实施这一阴谋的一共有三个人:阿布德拉扎克的丈母娘法蒂亚,其弟弟迪法拉赫和保安员马塞尔。

  原来,法蒂亚一心要为女儿报仇,于是找来弟弟迪法拉赫商量。他们想,现在不是都在“反恐”吗,若是把阿布德拉扎克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肯定能出这口气。迪法拉赫本来就不是个正经人,与贩卖毒品和武器走私有关系,他很容易地搞到了枪支和炸药。马塞尔是法蒂亚一家的好朋友,过去当过伞兵,后来又办过驾驶学校,但没有挣到多少钱,于是干起保安这一行。他利用值夜班的机会了解到阿布德拉扎克的行踪,并十分顺利地将迪法拉赫弄来的武器偷偷放进阿布德拉扎克汽车的后备箱,然后打电话向戴高乐机场的边防警察局告密。他们自认为干得天衣无缝,但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巴黎法庭将以“诬告陷害罪”对他们三人提起公诉。

  阿布德拉扎克在被关押15天后于1月13日重新获得自由。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