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法官谈司法公正

英国法官谈司法公正缩略图

受英国国际发展部邀请、最高人民法院委派,我作为六名成员之一在英国伦敦留学及考察了一年。2000年6月19日至23日,我有幸在伦敦高等法院,陪王座法庭商事审判庭的莫里森法官“审理”了一起商事案件。其间,莫里森法官介绍了他对司法公正的看法。

  莫里森法官60多岁(一般担任出庭律师25年,表现优秀,才有可能被任命为法官,72岁退休),精神很好。高等法院一般安排星期一至星期四的10时至16时开庭审理案件,中午休息一个小时。莫里森法官利用开庭前的时间向我介绍案情及总结前一天审理情况,但是,他避而不谈自己的观点;利用下午休庭以后的时间解答我的提问、介绍英国审判制度。

  6月21日下午4时休庭后,莫里森法官的兴致很高,我们开始谈论司法公正。他说,确保公正,首先要独立审判。他介绍了以前审理的一起案件。谈论这个主题,一方面是让我们了解英国法官的独立性,另一方面是暗示我们不要对刚才的案件发表任何看法。原告是一些已退伍的女军人,被告是英国国防部。女军人起诉国防部称在服役期间遭受到性别歧视并提出了赔偿请求。这些女军人有一个共同的经历,她们因为怀孕或生孩子后被通知退伍。她们认为,作为女人必须生孩子,这是她们的社会义务。但是,国防部却以此为理由让她们退伍,是性别歧视。国防部很想干预案件的审理,但是没有人敢做。政府也很关心这起案件,但没人敢来打听审理情况。媒体也很关心,但无从下手。国防部很想知道法官的观点,想提前知道判决结果。但是,莫里森法官一点口风都没漏,甚至连书记官都提防。当书记官提出帮忙校对判决书时,他觉得奇怪。因为英国的书记官除担任法庭记录之外,没有别的工作义务。他没让这位书记官帮忙。后来,莫里森法官知道国防部对这个书记官动了脑筋。莫里森法官不无得意地说,直到宣判之时,只有他一人知道判决内容。宣判后,记者征询能否在法院门口向他采访(不能在法庭内采访),他拒绝了。记者提出照张相,他说带着假发穿上法官袍才行,这样他穿便装时才不会有麻烦。

  6月22日,我提的问题是如何确保法官在是否让当事人上诉时公正地作出决定。根据英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一审法官有权决定对一审判决是否可以上诉。法官如何保证自己保持公正的心态来做决定?莫里森法官说,法官不会因为个人原因而否决上诉权。如果法官与案件可能有任何利益冲突,都应当回避。在决定是否准许上诉方面,一审法官确实有非常大的自由裁量权。一般来说,从两个方面考虑是否准许上诉:一、判决是否对同类案件有普遍指导意义;二、一审法官对自己的判决把握性有多大,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都要允许上诉。另外,法律对此也有相应的制约规定,即使一审不允许上诉,当事人仍然可以就上诉权问题向上级法院上诉,请求准许上诉。

  这些天,莫里森法官从来不提我对所听审的案件有什么见解,不管是从英国法的角度还是从中国法的角度,更不用说进行深入讨论。他的目的是不受别人观点的左右。这使我联想到6月20日他在法庭内介绍我的情景。他非常隆重地介绍我们,并说是他的中国同行,之后,他强调两位中国法官虽然坐在审判席,但不会对案件的审理产生任何影响。他不给我发表观点的机会,就是要避免任何对他独立审判产生影响的可能性。

  6月23日,我向莫里森法官询问如何与律师、朋友交往。他说,以前他担任出庭律师,长期与登通霍尔律师事务所合作。律师界的朋友非常多,其他朋友也很多。担任法官之后,与律师及其他朋友的私下交往基本上停止了,偶尔在公开活动中会与他们接触一下。他感慨地说,当法官无上光荣,但是失去了朋友和乐趣,要耐得住寂寞。

  通过与莫里森法官的几次交谈,可以得出他对司法公正的观点,那就是不受任何人员的影响,确保独立、公正地审判。具体包括:不与合议庭以外的人谈论案件,不征询他人意见和不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让无关人员接触审判秘密;不屈服权贵;不受新闻媒介的影响;保持慎独、公正的心态。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