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智利酒精饮料税案看国民待遇

从智利酒精饮料税案看国民待遇缩略图

1997年11月13日,智利总统签署第19534号法律,按价值征收酒类附加税。法律规定1997年12月1日至2000年12月1日为法律过渡期,在此期间保留旧法对酒的分类,即将酒分为皮斯科(pisco)、威士忌(whisky)及其他;不同的酒适用不同的税率。法律还规定逐步降低对威士忌的税率,但对皮斯科适用相同税率直至新法生效。新法生效后,所有酒类按酒精含量征税:35度以下的税率27%,39度以上的税率47%。介于之间的,每增加一度酒精含量,税率相应增加4%。事实上,智利市场上销售的皮斯科酒全部为智利国产酒,且90%的皮斯科酒酒精含量不超过35%。欧盟认为,智利的酒税法在过渡期皮斯科酒税率最低,实施新法后该类酒仍被给予优惠的税率,不符合GATT第3条第2款的规定。1997年12月15日,欧盟就此提出与智利进行磋商,但未能取得满意效果。1998年3月25日,DSB应欧盟申请成立专家组。1999年6月15日专家小组裁定智利的过渡措施及新法违背GATT第3条第2款的要求。1999年9月23日,智利提出上诉。11月9日上诉机构作出上诉报告,维持专家组的裁定。2000年1月12日,DSB通过了修改后的专家组报告和上诉机构报告。

  GATT第三条第二款与国民待遇原则

  关贸总协定第3条第2款规定:“任何缔约方领土的产品进口至任何其他缔约方领土时,不得对其直接或间接征收超过对同类国产品直接或间接征收的任何种类的国内税或其他国内费用。此外,缔约方不得违反第一款所列原则的方式,对进口产品或国产品实施国内税或其他国内费用。”国民待遇原则,和最惠国待遇原则类似,是国际商贸关系当中的一项传统原则。其基本含义是:在经济活动缔约国一方保证给予在其境内的缔约国另一方国民(包括公民、企业和船舶)的待遇不低于其本国国民所享受的待遇。它的适用范围不仅包括国内税和其他国内费用,而且包括法令、条例和规则。不仅包括直接的数量限制,还包括间接的数量限制。凡是影响产品的国内销售、许诺销售、购买、运输、经销或使用,无论直接支配销售,购买条件,或对竞争条件产生的不利影响,都包括在内。

  关贸总协定当中的国民待遇原则的含义比较狭窄,主要是指各成员方的国内税费和有关销售、购买、运输、分配方面所适用的国内法律规章“在对进口产品或本国产品实施时,不应用来对国内生产提供保护”,应给予从其他缔约方进口的产品以和本国产品相同的待遇,即不得对进口产品有歧视性待遇或产生歧视性效果。

  GATT第3条第2款的案件是WTO成立以来受理最多的一类案件。这类案件的关键在于对GATT第3条第2款规定的解释。第3条第2款有两个句子,对于第一句,有三个要点:第一,对该句的解释应结合第一款的内容。因此,只要一个成员方对进口产品的征税超过对国产品的征税,就违反了GATT第3条第2款;第二,对于“同类产品”的涵义,应做狭义解释,需根据个案具体情况,分析产品的最终用户、消费者的爱好和习惯、产品的特点、性质和质量。它与第二句中的“直接竞争产品或可替代产品”相比,范围更窄;第三,“超过”是指,只要对进口产品征税超过了对国产品的征税,就构成了对该条的违反,而不需要在考虑税收差别的幅度和对贸易的影响。

  该条款第二句的解释,也有三个要点:第一,将进口产品和国内产品进行比较,看它们是否属于直接竞争产品或可替代产品。此时不仅要分析产品的物理特性、最终用途和关税分类,还要考虑市场竞争情况;第二,比较进口产品和国内产品的税赋负担,以确定是否对进口产品征收了超过相同国内产品的税,即是否存在不同的税收待遇。这里应当注意“不同税收待遇”与第一句中的“超过”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不同税收待遇”不仅要求对进口产品的征税超过国产品,而且要求其超过的差距不能是“微小”的;第三,不同的税收待遇是否对直接竞争或可替代产品的国内生产提供了保护。当然,考虑税收差别的程度只是确定是否实施了对国内产业的保护,其他一些因素也必须加以考虑,否则第三项因素与第二项因素就没有区别了。

  关贸总协定制定该条款的意义在于防止缔约方政府在根据关贸总协定规定削减关税或其他贸易壁垒之后,又采取增加国内税费,或其他国内措施的方法,抵消其所应承担的义务,达到对本国产品提供保护的目的。因此,国民待遇原则要求一国开放市场,允许外国产品进入本国后,就不能够对外国进口产品采取歧视性的国内措施,以抵消对外开放给外国产品带来的利益。例如,一国承诺削减5%的进口关税,但等外国产品进入国内市场后,又对其征收10%的国内税,而相同本国产品只需缴纳5%国内税,关税的削减就变得毫无意义。由此可见,国民待遇原则的确立保证了缔约方能真正享受到关贸总协定体系内关税和其他非关税减让的利益,使进口产品和本国产品能够在平等条件下进行竞争。如果没有这样一项原则管理缔约国国内的税收制度和法律规章,各国在关贸总协定体系内达成的贸易减让的成果就会受到损害或化为乌有。

  国民待遇原则在本案中的应用

  本案争端焦点是智利的酒税法是否违反了GATT第3条第2款有关国民待遇原则的规定,重点在于确定智利的措施是否符合以下三个因素:第一,进口产品与国产品是相同产品、直接竞争产品或可替代产品;第二,对进口产品与国产品实施了不同的税收或费用待遇;第三,税收或费用待遇的区别保护了国内生产。

  首先,专家组在比较了进口酒与国产的皮斯科酒的产品特点、最终用户、销售渠道和产品价格后认为,皮斯科酒与所有进口酒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并且将来可能有更大程度的竞争。争端双方对此也没有争议。

  其次,在过渡期内,进口酒与皮斯科酒的税率相差5至28个百分点,两者的税收待遇显然有差别。另外新税法的实施使90%的皮斯科酒可以享受27%的税率,但绝大多数进口酒的酒精含量在40度以上,将被征收47%的高税率。二者的税率差距表明税收待遇的不同。

  再次,智利的过渡措施根据酒类的区分而分别适用不同的税率,其国内的皮斯科酒税率最低,进口酒的税率至少要高出5个百分点。其中,最大的进口种类是威士忌,其税率是53%,而智利国产品的皮斯科酒仅为25%。由此可见,这一法令对智利国内产业产生了保护效果。此外,在新税制下,酒精含量在35%至40%的酒的税率差距如此之大,而对高于40%的酒则一律征收47%的税率,有对国产品实施针对性保护的嫌疑。智利本可以选择按价格征税,使国内外产品能得到更为平等的待遇。综上所述,根据GATT第3条第2款的规定,智利的酒税法事实上违反了GATT确立的国民待遇原则,损害了投诉方的利益。

  由此可见,许多成员基于WTO规则的约束,并不会以很明确的法律规定的形式来违反国民待遇原则,而往往采取一些隐蔽的形式和方法来达到对国产品的保护。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