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对委任立法的司法控制

西方国家对委任立法的司法控制缩略图

委任立法的盛行早已成为西方宪政发展的必然趋势,其数量多得令人吃惊,以致西方人自称生活在委任立法的汪洋大海之中,而法律仅是大海中的几个孤岛。

  随着立法机关的授权越来越宽泛,政府制定规范性文件来实施国家管理活动的负面效应和潜在危险也相应增加。在西方人的观念里,委任立法是一种“必要的邪恶”:问题不是要不要委任立法,而是采取何种控制和保障手段以使所授之权不被滥用。因此,当今各国都采用了多种办法来控制委任立法。在许多西方国家,议会有权审查和撤销与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委任立法,法院也有权通过审理具体案件对委任立法进行直接审查,并可以作出不适用该文件的决定。西方国家对于法治原则的推崇使得法院(包括普通法院、行政法院、宪法法院等)的地位受到极大的重视。对委任立法进行有效的司法控制成为一个国家实现法治的标志。

  各国法院通过审查,如果认为包括委任立法在内的行政行为违反了宪法、法律或者超越法律授权,有权予以撤销。在英国这样没有违宪司法审查制度的国家,法院无权非议和挑战议会立法,但是,几乎在任何国家,委任立法都不享有这一特权。因为根据委任而进行的立法与主权者的立法有着根本的区别,即使委任立法得到了议会的同意,也仍然是一种从属性立法,法院有权审查其合法性。如果行政立法可以免受司法审查,行政法治就是一句空话。

  对付范围广泛、没有明确标准的委任立法权力,法院经常根据立法背景和司法判例,通过司法解释的方法来界定授权法的正当适用范围和标准,从而达到缩小委任立法权力的目的。有时候,法院还要求行政机关在法律规定以外增加更多的程序,以满足更多的公共参与的需要。除了合法性之外,合理性问题也是法院的审查范围。一项委任立法的内容如果是异想天开的或反复无常的,以致非为正常人所能做到,法院即可以“不合理”为根据予以撤销;当立法机关把立法权授予行政机关时,后者必须以善意来行使之,如果被证明以错误的目的和恶意来行使立法权力,法院就有权认定其越权。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行政法治的重大发展之一就是,法院必须审查行政机关是否滥用了国会授予的立法权,在行使立法权时是否有专横、任性等不合理的表现。如果行政机关在立法时没有考虑必须考虑的因素,或者行政机关的考虑和授权法所要达到的目的没有合理联系,便构成专横、任性的一种表现。为此,法院必须严格审查行政机关对制定法规的根据和目的所作的说明,并要求行政机关提供足够的记录以供法院审查。倘若行政机关说明的理由不清楚、不充分、无根据、不回答有理由的批评,不能在已证明的事实和作出的决定之间提供合理的联系时,将不能通过这种严格要求的审查标准。

  鉴于当代各国议会的授权标准已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司法审查作为一种经常性的、外部的、有严格程序保障的、具有传统权威性的监督方式,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重视,许多国家都将委任立法纳入到司法审查的监督范围之中。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