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田某家建新屋,我主动前去帮工。帮工过程中,我不慎从屋上摔下来,造成右腿骨折,共花去医疗费8000余元。请问:我能不能要求田某支付医疗费用?缩略图

邻居田某家建新屋,我主动前去帮工。帮工过程中,我不慎从屋上摔下来,造成右腿骨折,共花去医疗费8000余元。请问:我能不能要求田某支付医疗费用?

一起保全证据加提存公证案缩略图

一起保全证据加提存公证案

个体运输户田某一次事故将73岁老人吴某刮倒,压死,田某全责。吴某无儿无女,无兄弟姐妹,无劳动能力,生活主要由同村一个远房亲属方某照料。吴某后事办完后,方某向田某提出了吴某的赔偿问题。田某以方某不是吴某的“近亲属”为由拒绝。请问方某有无权利要求赔偿?缩略图

个体运输户田某一次事故将73岁老人吴某刮倒,压死,田某全责。吴某无儿无女,无兄弟姐妹,无劳动能力,生活主要由同村一个远房亲属方某照料。吴某后事办完后,方某向田某提出了吴某的赔偿问题。田某以方某不是吴某的“近亲属”为由拒绝。请问方某有无权利要求赔偿?

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工伤受害人田某伤残等级进行法医临床鉴定案缩略图

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工伤受害人田某伤残等级进行法医临床鉴定案

长葛市田某乙与李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长葛市田某乙与李某损害赔偿纠纷调解案

福建莆田某房地产公司系列执行案缩略图

福建莆田某房地产公司系列执行案

陆某与田某合伙购买了捕鱼的工具,并常相约到河里捕鱼、分享收益。后两人又撑船到河中捕鱼,一路逆流而上行至河中的橡皮坝前,因橡皮坝水流湍急,船被急流冲翻,二人同时落入水中。田某在陆某的帮助下生还,陆某却不幸溺水身亡。事故发生时,仅二人在场。经陆某的家属多次询问,田某亲笔书写了“陆某为了救我而死”的字据给陆某家属。后陆某家属以此为据要求田某承担赔偿责任。请问,田某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缩略图

陆某与田某合伙购买了捕鱼的工具,并常相约到河里捕鱼、分享收益。后两人又撑船到河中捕鱼,一路逆流而上行至河中的橡皮坝前,因橡皮坝水流湍急,船被急流冲翻,二人同时落入水中。田某在陆某的帮助下生还,陆某却不幸溺水身亡。事故发生时,仅二人在场。经陆某的家属多次询问,田某亲笔书写了“陆某为了救我而死”的字据给陆某家属。后陆某家属以此为据要求田某承担赔偿责任。请问,田某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田某通过关系接到了市区一家贸易公司厂房建设工程项目,因自己没有承接工程建设的资质,就找到了绿湖公司,希望以绿湖公司的名义承接工程,并口头许诺将给绿湖公司一笔可观的管理费。在与贸易公司订立的施工合同中,田某还特意让绿湖公司将其列为施工方的项目经理。田某还私刻了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公章,以绿湖公司名义对外进行业务往来。后因工程建设急需外脚手架等器材,田某就以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名义与陆通器材公司订立了钢管、扣件等器材的租赁协议。工程接近完工时,田某便不知所踪,将工程后期事宜和债务统统都留给了绿湖公司。其中,陆通器材公司依据合同向绿湖公司主张已发生的租赁费用。绿湖公司则认为此事与己无关,应向田某主张。请问,陆通器材公司能否要求绿湖公司给付租赁款项?缩略图

田某通过关系接到了市区一家贸易公司厂房建设工程项目,因自己没有承接工程建设的资质,就找到了绿湖公司,希望以绿湖公司的名义承接工程,并口头许诺将给绿湖公司一笔可观的管理费。在与贸易公司订立的施工合同中,田某还特意让绿湖公司将其列为施工方的项目经理。田某还私刻了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公章,以绿湖公司名义对外进行业务往来。后因工程建设急需外脚手架等器材,田某就以绿湖公司项目部的名义与陆通器材公司订立了钢管、扣件等器材的租赁协议。工程接近完工时,田某便不知所踪,将工程后期事宜和债务统统都留给了绿湖公司。其中,陆通器材公司依据合同向绿湖公司主张已发生的租赁费用。绿湖公司则认为此事与己无关,应向田某主张。请问,陆通器材公司能否要求绿湖公司给付租赁款项?

田某与子女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案缩略图

田某与子女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案

服刑人员田某减刑案缩略图

服刑人员田某减刑案

正在加载...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内容了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